龙乡敖汉的文化

中国敖汉网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 邢和平   发布日期:2010年07月05日 05:59:24

  81年刚出校门,交通厅在敖汉召开细沙养路现场会,领导责我参加。同是沙石路,却此坦彼簸,至今难以忘却。之后,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敖汉人硬是将沙海变绿州的精神,一直感动着我。身临其境三年,却又被敖汉的文化震撼。难怪,旗委书记吉玉龙强调“先人给我们留下了许多文明遗址,我们一定要保护好、弘扬好、展示好”。旗政府旗长黄彦峰要求,“依法依规保护文化遗存,科学、有序发展文化产业。”言语简,但有力铿锵。
  “庙小而仙灵”。走进敖汉博物馆一展厅,最先揪您眼球的莫属模拟沙盘。虽简陋,却为之一亮。8300平方公里的遗址星罗棋布。3400多处且已收入中国文化遗址地图册的灿烂之星尽收眼底。据记载,尽管因时间的流逝已灭失400余处,但仍不失其夺目耀眼之态。多个省区市不及小小敖汉,县域更是独具风采,数据显示占全区1/5。经过近些年来各级文物考古专家和工作者努力,发现发掘成果斐然。小河西、兴隆洼、赵宝沟、小河沿等4处遗址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另有4处正在待批中。有6处被自治区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小河西、兴隆洼、赵宝沟、小河沿等4种文化均以敖汉发掘地名命名。距今万余年的小河西文化,7000年的赵宝沟文化,4500-5000年的小河沿文化,5000余年的红山文化,2300年-4500年的夏家店上、下层文化,其中心均在敖汉旗。陪都不在敖汉的辽王朝,多数遗址在敖汉(辽武安州和降圣州城址)。万年不断层世上绝无仅有的只有敖汉旗。
  比较之,重中之重的当属兴隆洼文化。因此我们不能不、不得不亢吟高歌。
  敖汉城关镇新惠东南110余公里处,一个不大起眼的土丘上,便是兴隆洼文化遗址中心区。从国家到旗里四级考古专家和工作者(也有日本、韩国专家),历经8年艰辛,于1993年全部发掘完毕。180多间房屋和环壕展现在世人面前。老乡说:“8000年前就有规划,神了!”已故中国考古界泰祖苏秉奇老先生说:“研究中国的历史,首先就得了解中国北方的历史,而要了解中国北方的历史,那么就得到敖汉旗看一看”。许多知名专家说:“人猪合葬在中国新石器时代尚属首例。男女合葬标志着一夫一妻制的形成”。“此乃华夏第一村”。
  历史是客观实在,故有其规律性。规律性在何,易居。因此也就无独有偶,距其10公里,同属宝国吐乡境内的兴隆沟遗址按国家主管部门的规划,科学有序地进行了局部揭露。遗址建筑、出土文物同工异曲,互为照应,相得益彰。
  石龙,6米长真猪首,身为白石摆就。较后人描绘结构简单且显糙,但其雄姿是龙不二。专家称:天下第一龙。敖汉出此神龙,又按考古学正负150年误差之说,没准已经8150年了。因此,敖汉的龙乡当之无愧,憾动不得。华夏子孙因是龙的传人而傲然挺立。善礼之民族均祭龙拜龙,哪里祭拜,龙乡——内蒙古敖汉旗。
  另一出土龙身兼二职,既与石龙形成证据链,固定了第一龙之乡。又应证了最早制玉(绳子粘沙切割)出自兴隆洼。这一人类最早玉制品——玉玦,内径2.6厘米、外径3.6厘米,虽小却有着沉重的历史担当。玉是中华民族的吉祥物,玉是兴国安邦的伴随品。民族危难时之所以能众志成城,是龙精神玉文化的必然。
  150余颗粟和300多颗黍的出土,英国、美国、加拿大三家研究机构不知情并行检测,结果却是异常的相同,世界旱作农业源于兴隆洼。英国剑桥大学的专家马丁先生,先是坚持欧洲是源,见此结果哑言。于是走上了敖汉到欧亚大陆的觅播路。百公里取一次土实很辛苦,虽只走到了甘肃,但肯定会循路至欧洲的,因历史就是历史,科学就是科学。于是享誉海内外的我国早期农耕文明专家赵志军博士,执意要将兴隆洼出土的碳化粟和黍申报新设立的世界农业文化遗产名录。
  斑头鸺鹠(猫头鹰)的大翅骨在兴隆洼人手中成了笛子。8000年的风化、水浸、腐蚀、裂纹,但在被我们戏称为“杨一吹”,对多种乐器颇有造诣的赤峰群艺馆杨国庆教授的摆弄下,短时间内就让这16厘米长,5个小孔的小管子,唱出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东方红》。虽单音域,不能降,非能升,但准、脆、鲜不得不叫绝。史书比对,这支笛子将乐器制作史提前了3000年。
  著名红山文化学者席永杰对一平庸残罐爱不释手。何故之爱,爱在罐底的梭织技术印迹,其表述出的当时纺织技术多么的清晰、多么的逼真。人类机器编织的工艺不也就说明出自兴隆洼吗!
  兴隆洼的影响并非当地,史前就波及甚远。轩辕部落部分北上又南下。曾扎植在敖汉境内。四家子镇草帽山出土的戴冠石人,供职于新华社的学者汪永基和众多的专家认为是实物黄帝像。虽仍在学术界争议,但这些专家们也不无道理。轩辕们怎么单去了敖汉,至少别处还未有明显迹像发现,恐怕与兴隆洼有关。
  出土的文物多藏于敖汉旗博物馆,这个许多省区市馆都不及的博物馆有文物6000件,件件弥足珍贵。有人问,哪件镇馆,答:同类较多,谁都胜任。大学刚毕业即参与敖汉遗址发掘的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刘国祥先生感受至深,他说,敖汉的遗址和文物把他从学生培养到了研究员,十几年时间亲身体验了8000年文明。
  新添兴隆洼文化研究所所长职务的席永杰教授认为,龙之源,且又穿越时空的传承与影响,非“伟大”无足金词,我以为,言不过实。
  龙乡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有智与有资的您的介入,不更是锦上添花吗!(邢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