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革命”促进敖汉林业健康和谐发展

中国敖汉网    发布日期:2010年08月05日 16:23:27

  旗委、旗政府从全旗发展战略高度出发,采取“一分、二包、三卖、四租”的四种方式,因地制宜,分类指导,全面开展以落实家庭承包经营为基本原则的林权制度改革,进一步明晰产权,使农牧民吃下定心丸,有效地促进了全旗林业的健康和谐发展,林区面貌发生显著变化,从根本上实现了五大转变。
  ——“要我造林”向“我要造林”转变。林改实现了造林主体的多元化,出现了争相造林的好局面。随着林权制度改革,林地林木经营权和所有权的明晰,极大地调动了全旗干部群众的造林积极性,造林面积大幅度增加,非公有制林业发展迅速。2006年,敖润苏莫苏木东荷也勿苏嘎查将25500亩集体林地及宜林荒沙全部无偿平均划分给嘎查牧民,嘎查牧民自发采取联户的形式进行打井造林,目前已在沙地打井20眼,完成更新造林及荒沙造林5500亩。位于北部沙化严重地区的11000亩流动沙地(当时植被盖度不足5%)承包给农民后,通过模拟飞播造林(踏郎、柠条、沙打旺)使沙地固定后,再栽植樟子松、杨树、灌木8700亩,形成了沙产业基地。
  ——单一功能向多种功能转变。林改在促进林业生态建设的同时,也拓宽了群众增收致富新领域,开辟了农民增收新路子,群众自发地利用林地林木做文章,实行多种经营。贝子府镇将一片2700亩荒废的山杏林承包给农民,通过修剪、扩坑和压青施肥,年可采收杏核3万公斤,价值13.6万元。并在支沟中栽植杨树1万余株,长势良好,农民越来越接收治山能致富的事实,对承包荒山造林更加迫切。
  ——项目投资为主向多元投(融)资转变。过去,敖汉旗治沙造林主要是依托工程项目,林改后除项目投资外,逐渐形成了多层次、多渠道、多形式的投(融)资模式,大大缓解了造林资金紧缺的矛盾,较好地解决了有地无钱和有钱无地的问题,实现了生产要素的优化组合。牛古吐乡牛古吐村南大沟是一条多年闲置的荒沟,面积为920亩,承包前是牲畜通道,村集体无力治理,2000年以1.1万元的价格竞价承包给村民,他们自筹资金治理,现在沟内的4万株杨树平均胸径达15厘米,价值在120万元以上。2004年,四道湾子镇下树林子村承包500亩河滩地发包后,农民打机电井2眼,当年栽植3年生杨大苗,树木长势喜人。
  ——粗放经营向集约经营转变。林地林木落实经营主体后,低产低效林得到有效改造,经营管理水平明显提高,防护效能明显增强,毁林案件下降16个百分点。长胜镇白土梁子村一块180亩的残次林皆伐地,村委会连续三年造林,投资总额近6万元,成活率仅为25%。2004年落实产权后,群众采用一级杨大苗,精心栽植,打井灌溉,松土除草,成活率高达98%,通过林粮间作,当年收回了造林成本。双井村东梁1700亩小叶杨残次林,造林30多年,郁闭度仍在0.3以下,亩均蓄积不足0.3立方米,村委会无力改造,2003年,向社会公开发包,由6户承包经营,当年就完成了采伐和伐根清理,并利用机械平整迹地,打机电井5眼,2004年春改栽了速生杨,目前杨树平均高达6米,平均胸径在10厘米以上。
  ——村干部处置向农民决策监督转变。在改革过程中,严格按照《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范运作,通过召开村民会议确定承包方案。如牛古吐乡浩雅日哈达村制定的林地承包方案,经过3次村民会议反复讨论修改才得以通过。改革的各个主要环节都进行公示,实行“阳光作业”,避免了村干部随意处置集体森林资源、侵害群众利益、伤害群众感情等问题,密切了干群关系,林业信访、上访案件明显减少。在收缴承包费时,根据群众意愿和承受能力,不搞一刀切,采取分期付款的办法,有的一年一交,有的几年一交,减轻了群众的负担。改革收益资金实行村财乡管,支出要由村民大会或村民代表会议决定,不仅增强了村集体收入的稳定性,而且便于林地所有者和使用者相互监督,促进了村级财务民主管理。 林业局 刘忠友

专题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