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汉的林改成效在哪里?

中国敖汉网    发布日期:2010年08月05日 16:41:43

  “生态受保护,农民得实惠”是党中央实施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很多人对此疑虑,农民分得了林地后,会不会为了眼前的经济利益而破坏生态环境呢?这两点有没有必然的冲突?带着疑问,我们走林区,看林改,进行了广泛调研。答案是:敖汉旗的林改实现了生态保护与农民增收的“双赢”。
  一、生态受保护
  敖汉旗的生态保护与建设同步,与林业的管理体制和经营机制息息相关。
  (一)从管理体制上保护了生态建设成果
  1.健全的管理机构和监督机制确保了生态安全。敖汉旗有正规的森林公安与资源林政执法队伍,有庞大的公益林护林管护体系。全旗现有森林公安干警50名,驻防旗内的森林公安派出所4个、警务区3个,资源林政有29名执法人员,在主要交通要塞设置3个木材检查站,有300余人的半军事化、半专业化的公益林队伍看守。有完善的防火体系,设置防火瞭望台19个,有一支训练有素的专业扑火队伍长期驻扎在重要地段训练待命。等等这些,防止和杜绝了人畜毁林与乱砍滥伐现象和森林火灾的发生,确保了我旗的生态安全。
  2.行之有效的行政措施与科学严谨的管理办法确保了生态安全。敖汉旗委、旗政府非常重视生态建设成果的保护, 2004年下发了《敖汉旗生态建设与保护决定》,制定《生态建设与保护第一责任人制度》,实行生态建设与保护的目标化管理,层层签订责任状,采取一票否决制度。在林木采伐上严格履行林木采伐审批程序,按《内蒙古自治区林木采伐限额制度》规定,科学编制森林经营方案,实行林木采伐更新保证金制度和落实监督管理机制,实行一系列的采伐监督管理措施确保了森林资源的永续利用,促进了敖汉旗的生态建设与保护。
  (二)从经营机制上确保了生态安全
  1.林改提高了农民的生态保护意识。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之后,农民分得林地后就像得了宝贝一样,林地成了自己的生产资料,自己成了林地的主人,群众造林护林营林的积极性空前高涨。林改后,家家有林地,人人都是护林员,人畜毁林现象没有了,林地的保护水平明显提升。敖汉旗长胜镇马架子村村民王子龙,为了管护好杨树防护林,他甚至不惜花费一万三千元,在林地内安上了“电子眼”。此例足可见到农民超强的护林责任感。
  2.林改推动了生态建设的步伐,提升了林业建设质量。林改后,造林面积连年增加,建设质量不断提升,经营管理水平明显提高,林地防护效能明显增强,非公有制林业迅速发展,森林覆被率逐年上升。长胜镇双井村东梁1700亩小叶杨残次林,造林30年,郁闭度仍在0.3一下,亩蓄积不足0.3立方米,村委会无力改造,2003年向社会公开发包,由6户承包经营,当年就完成了采伐和伐根清理,并利用机械平整土地,打机电井5眼,2004年春栽植速生杨,目前杨树平均高度达6米,平局胸径在10厘米以上。2006年,敖润苏莫苏木的东荷也勿苏嘎查将25500亩集体林地及荒沙全部无常平均划拨给牧民,嘎查牧民自发采取联户形式进行打井造林,目前已在沙地打井20眼,完成更新造林及沙荒造林5500亩。位于北部沙化较为严重的11000亩流动沙地(当时植被盖度不足5%)承包给牧民后,通过模拟飞播造林(踏郎、柠条、沙打旺)使沙地固定后,在栽植樟子松、杨树、灌木8700亩,形成了沙产业。
  二、农民得实惠
  (一)直接受益
  1.林改使农民平等的享受了集体林地承包经营权,获得了自己的林地资产。最直观的表现:敖润苏莫苏木的荷也勿苏嘎查通过林改,牧民每人分得林地40亩,古鲁板蒿乡东他拉村的敖宝呆自然村每人分得11500元的林地资产。
  2. 林地给农民创造了财富。农民有了林地这块生产资料,真是如鱼得水,林地在农民手中沙子都是宝。暴常付是荷也勿苏嘎查的一名普普通通牧民,2001年11月,他不顾家人的阻拦,将家里的大货车卖掉,承包了3500亩荒沙,通过八年的治理,终于有了回报,以前的流动半流动沙丘如今已经变成了固定沙地,出入沙子的路平坦了,沙丘绿了,草多了,牲畜肥了,现在他不但拥有上千亩林地,还有40头牛、200多只羊,家庭人均收入超万元。牛古吐乡牛古吐村南是一条荒沟,面积945亩,多年闲置,2000年被村民郑海翔以1.1万元承包,10年时间投资近10万元,通过治理,目前这条大沟已基本治满治严,价值超百万。
  3.林改拓宽了农民增收致富的新领域。农民有了林地的处置权和收益权,可以依法合理流转变现,也可以抵押变现,使固定资产活起来,一些农民自发的搞起了家庭林场,促进了农村的结构调整,也实现林地的规模经营和集约经营,提高林业的经济效益。牧民鲍永新就是典型的例子,通过流转,他成了远近文明的治沙英雄,16年的奋斗,在他承包的沙地上营造杨树速生丰产林3700亩,插黄柳7000亩利用林间牧草舍饲养养400多只,养牛280头,除了林地固定资产外,年人均收入10万元。如古鲁板蒿乡古鲁板蒿村的孙井信,就是家庭林场的带头人, 2002年他承包了村里的20多亩灌木林地和周围的沙荒地共计270亩,经过一年的土地治理,打机电井四眼,安装变压器一台,进行了渠系配套,完成衬砌渠道2000延长米,保证了水源供给,2004年建成150米*100米的小网格,网格内栽植蒙古野果,和育苗基地,四周是杨树防护林带。现在,孙景信家庭林场已经成型,10000棵杨树长势旺盛,平均胸径已经达到15厘米,平均树高已达8米,果树已开始开花结果。育苗10亩,养殖鸡、猪,种植蔬菜。投资80多万元,目前林场价值估计达到200万元以上。
  (二)间接收益
  1.通过林改,为农业基础设施建设注入了大量的资金,在敖汉旗,绝大多数的村集体都是通过集体林权制度改革资金匹配,搞了农业综合开发项目,农业的生产条件明显改观,粮食产量逐年增加。农村义务教育、医疗卫生、广播文化事业蓬勃发展。多数的村集体都是利用林改收益为农民安装了电话、有线电视、自来水,有的还为农民上了合作医疗。
  2.由于生态受到了保护,农防林体系更加完备,农业的生态屏障得到巩固和加强,农业稳产增收,农民生活得到保障。  (旗林业局供稿)

专题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