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改是再造秀美山川的不竭动力

中国敖汉网    发布日期:2010年10月15日 15:58:00

——旗委书记吉玉龙在全国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百县经验交流会上的典型发言

 

  敖汉旗位于内蒙古赤峰市东南部,地处科尔沁沙地南缘,总土地面积8300平方公里,地貌特征为南山中丘北沙,水源匮乏,十年九旱,年降水量不足350毫米。由于历史上生态破坏严重,敖汉的生态环境一度十分脆弱,南部水土流失面积超过80%,中北部沙化土地面积超过60%,耕地面积逐年缩减。如何依法搞好林改,不断增强再造秀美山川的动力,不断推进防沙治沙,实现人进沙退,成为旗委、旗政府的重要任务。
  一、昔日生态建设的辉煌是干出来的,也是改出来的
  面对急剧恶化的生存条件,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旗委、旗政府团结带领60万各族人民,在生态建设上进行了艰苦的奋斗和不懈的探索。
  一方面,我旗始终坚持“生态立旗”之本不动摇,发扬“一任接着一任干,一张蓝图绘到底”和“不干不行,干就干好”的敖汉精神,动员组织群众联乡联村进行生态治理会战,大规模植树造林,治山、治沙、治水,与风沙灾害进行了坚持不懈的斗争。
  另一方面,我旗积极探索靠产权改革来激活生态建设的机制,实行了“谁造谁有”政策,极大地调动了农牧民群众的积极性。从2000年开始,又陆续出台了《农村集体林地、“四荒”使用权拍卖、承包、租赁实施办法》、《关于深化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的决定》等一系列政策性文件,把工程建设投入与机制创新结合起来,将生态建设任务、资金、责任和利益落实到经营主体。这些政策的实行,加快了林地流转速度,实现了科技、资本与林地、林木的有效配置,吸引了旗内外投资者参与宜林地与“四荒”治理,大大加快了生态建设进程。
  经过几代人、几十年艰苦卓绝的努力,我旗生态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成为全国最大的人工造林县,与1978年相比,全旗现有林面积由124万亩增加到561万亩,森林覆盖率由9.3%提高到42.7%,年均风沙日数减少30天,粮食产量由3亿斤增加到12亿斤,牧业年度家畜存栏由26万头只增加到230万头只,农牧民人均纯收入由47元提高到4160元,极大改善了全旗人民的生存条件和生态环境,有效地提升了首都北京和环渤海经济圈的环境质量,成为阻止科尔沁风沙南侵的前沿阵地、京津地区的生态屏障。我旗也因此获得“全国生态建设示范区”、“全国再造秀美山川先进旗”等十几项殊荣,2002年被联合国授予“全球环境五百佳”荣誉称号。
  二、再创生态建设新辉煌,需要继续深化改革
  1997~2009年,温家宝总理先后三次到我旗视察慰问并做出重要批示,提出了“建设秀美山川”的殷切期望。旗委、旗政府牢记总理的指示,站在新的起点上谋划全旗生态建设和林业发展。我们深深感到,生态建设再上新水平,林业发展再上新台阶,需要我们继续深化改革,不断增强林业发展的内在动力和发展活力。
  (一)深化改革势在必行。随着生态建设的深入推进,我旗林业发展出现了新的困难和问题:从生产力发展水平上看,由于受自然、历史、技术等多种因素影响,过去大面积造林以追求生态效益为主,“有毛不算秃”,没有充分考虑适地适树,树种结构单一,林分质量不高,出现了大量“小老树”;从生产关系角度来看,虽然产权改革已有一定探索,政策上已有较大的调整,但是,由于大部分林地仍由集体统一经营,产权不明晰,经营管理粗放。随着“两工”取消和劳动力成本增加,更新改造和抚育管护跟不上,经济效益差。如何巩固和发展来之不易的生态建设成果,成为我们面临的一大挑战。对此,旗委、旗政府经过反复研究论证,提出必须以综合效益为目标谋划林业发展,必须以林改为动力推进生态建设由行政推动型向利益驱动型转变。
  (二)迎难而上发动改革。2004年,敖汉旗被赤峰市列为林改试点县,全面开展了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由于我旗大部分地区立地条件较差,营造林困难,投入多,产出少,周期长,见效慢,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农牧民参与的积极性;个别乡村干部的思想认识也有偏差,担心生态环境受破坏,集体经济被削弱,社会矛盾被激化,林改阻力较大。但旗委、旗政府充分认识到,不深入推进林改,生态建设就没有出路,生存发展就会再次受到威胁,必须坚持改革不动摇。我们成立了由旗委书记、旗长任组长的领导小组,实行旗乡村三级书记抓林改,切实做到了高位推动。特别是《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意见》下发后,我们及时组织召开了历年来规模最大的三级干部动员大会,统一思想认识,明确了林改思路。由处级干部包乡镇,抽调科级干部209人、技术人员336人、工作人员745人,组建了 232个包村工作队,全旗掀起了一场“还山于民、还权于民、还利于民”的“绿色革命”。
  (三)因地制宜推进改革。我旗因地制宜地采取“一分、二包、三租、四卖”四种方式:“分”即平均分配,均地或均利解决了村民权益平等问题;“包”即竞价承包,解决了小面积林地不便均分的问题;“租”即租赁经营,解决了果园、母树林、灌木采种基地和苗圃地的有效利用和科学经营问题;“卖”即公开拍卖,解决了本村村民不愿承包经营或无经济能力承包的问题。明晰产权,在工作中实现了三个到位:一是发扬民主到位。改革的各个主要环节都进行公示,实行“阳光操作”。改革收益资金实行村有乡管,支出由村民大会或村民代表会议决定,确保了群众权益。二是产权落实到位。截至7月末,确权到户率83.6%,家庭承包率73.5%,发证率77.9%。三是配套改革到位。开展森林采伐管理改革试点,简化采伐审批程序,适当放宽采伐年限,提高了林地利用率。制定了支持林业发展的投融资政策,建成了全自治区最早的县级林业要素市场,完善了林权流转制度,扶持了一批林业大户,登记注册了21家林业专业合作社,加快了林业产业化经营步伐。
  三、林改为沙区林业带来新的变化
  林改的深入推进,实现了“山定权、树定根、人定心”,促使我旗的生态建设再次迸发出巨大的生机与活力,具体体现在四个“新”上:
  (一)现代林业建设呈现新气象。林改进一步激发了农牧民建设生态、发展林业的积极性。群众在林业上敢于投入、也舍得投入,大大缓解了营造林资金紧缺的矛盾。2004年以来社会各界累计投资1.1亿元,完成造林36万亩,改造低产林25万亩,森林覆盖率提高了3个百分点。特别是近两年,通过先治后卖、先卖后治、产权到户的方式,年治理沟道3万亩以上,找到了向生态建设要效益的又一个突破口。科技兴林成为农民的自觉行为,生根粉、保水剂、地膜覆盖、机械作业等先进适用技术广泛应用于林业生产,平整土地、打井配套、中耕抚育、嫁接改造等集约经营措施迅速推广,撩壕整地、筑坝治沟、草灌乔结合等生态治理模式不断完善。
  (二)生态成果保护开创新局面。林改激活了农民自觉护林的意识,以前是靠山吃山不护山,现在家家有林地,人人都是护林员。林改后,全旗村村组组都自发成立了护林防火队,林业案件同比下降16个百分点,病虫害防治专业组织也应运而生。牛古吐乡浩雅日哈达村支书李国香对此感慨万端:“林改就是好,分林到户各管各,纠纷少了,护林防火任务轻了,我们村干部也变轻松了”。更为重要的是,在林下资源利用上,林改避免了“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尴尬,较好地解决了生态成果保护与利用的矛盾,促进了生态建设的可持续发展。
  (三)农牧民增收开辟新渠道。目前,全旗活立木蓄积量616万立方米,林木总价值34亿元,产权到户使农牧民增加了一笔财产性收入,人均占有13立方米,相当于人均在绿色银行存有保值储蓄7800元。北部沙地林改后,一批家庭治沙林场蓬勃兴起。敖润苏莫苏木荷也勿苏嘎查通过林改每人分得林地40亩,现金1000元。该嘎查牧民暴常付在林改中承包了3500亩荒沙,通过几年治理,年家庭人均收入超万元。南部山区林改后,许多闲置的沟头沟脑成为群众眼中的“香饽饽”。四家子镇热水汤村两年来治理沟道10000亩,均分到户后,人均分得沟道林地2.5亩,年可增收700元。全旗农牧民来自林业的收入,占人均纯收入的比重超过30%。
  (四)农村牧区发展跃上新台阶。在林权改革的推动下,木材深加工、林副产品加工、林木质能源开发、生态旅游等林业产业不断壮大,拉动了农村牧区经济社会发展。2004年以来,全旗第一产业增加值年均增长8.7个百分点,农牧民人均纯收入年均增加400元。农村消费市场日趋活跃,农业机械普及率大幅提高,汽车、电脑开始进入寻常百姓家。农村教育、医疗卫生、广播文化等公共事业长足发展,一些偏僻的乡村都通上了小油路,许多农牧民住上了新房子,用上了自来水,看上了有线电视,农村牧区面貌发生了显著变化。
  昔日辉煌靠改革,未来远景在改革。我们将始终坚持生态建设这个立旗之本,继续发扬 “一任接着一任干,一张蓝图绘到底”的优良传统,不断深化林业改革,不断创新生态建设模式,为把我旗建设成为山川秀美、经济繁荣、社会和谐的新家园而努力奋斗。

专题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