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女党员宋金贵

中国敖汉网    作者: 李永贵 石柏令   发布日期:2011年06月25日 15:16:54

  宋金贵,家住敖汉旗木头营子乡新民村,是建国入党的老党员。
  宋金贵今年88岁,耳聪目明,身板硬朗,儿孙满堂,生活很幸福。和他同时入党的丈夫姜礼已经去世。当我们向她问起当年秘密加入党组织,参加革命的故事时,老人先是沉思不语,后来便开了话匣子。
  宋金贵出生于敖汉旗牛古吐乡陈家洼子村,儿时家境贫穷,祖祖辈辈给地方老财扛活榜青,一年到头拼死拼活的干活,还是吃不饱,穿不暖。抗日战争胜利后,党组织秘密派人到村里发动群众闹革命,宋金贵所在的陈家洼子村也有秘密党员进村开展工作。1947年20多岁的她和丈夫姜礼被当地党组织发展为秘密党员,入党介绍人是关里来的老共产党员李克平,李克平是当时下洼地区党的秘密组织的领导人。
  1947年蒋介石及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内战,当时敖汉地区群众革命基础薄弱,共产党、八路军到广大农村秘密发动群众,成立基层政权,带领群众减租减息,打土豪分田地,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坚决的斗争 。
  秘密加入党组织后,宋金贵和丈夫姜礼整天为党组织收集情报,组织群众开展对敌斗争,曾经为除奸反特传递过重要情报。
  老人说,在那个年代,革命斗争血雨腥风,他们不敢公开自已的身份,秘密开展工作,开会都是到村头空房、碾房、高梁地、河沟等地。通知开会都是打手势,说哑语,见面时用摸头顶、摸鼻子、摸眼睛等手势,通知对方到何地开会。大家得到暗示,相约到同一地点开会,听取上级党组织指示,汇报工作开展情况,研究工作方法。
  为开展工作,她们这些女党员有时会跟村里或上级派来的党员接触很多,经常在一起秘密谈话,或成双成对到村头碾房或高梁地沟通情况,汇报工作、传递信息,有时被村里人撞见,时间长了,以为他们不正经,说她们是在搞破鞋,她们起初还想分辩解释,后来干脆将错就错,正好用村民的错误认识,掩护了她们的秘密活动。
  1947年初秋时节的一个晚上,共产党员区委委员王连英等三位同志,在齐家窝铺一户姓孙的老百姓家里秘密开会,研究工作、分析敌情、沟通群众工作开展情况,研究部署近期工作。当地地主朱二,事先得知开会情报,勾结土匪趁夜带人摸到开会地点,把开会的人包围,参加会议的二名同志发现敌情,为吸引敌人迅速从窗户跳到屋外冲出包围,地主和土匪靠着人多有枪,在陈家洼子村外又一次把这二位同志包围,并用枪把他们杀害了。区委委员王连英在屋内没来得及撤出,被地主和土匪堵在屋里,逼问他是干什么的。正在这危难时刻,这家的女主人挺身而出,对土匪大声说“这是我的娘家兄弟,是从我娘家来看我的。”土匪们听女主人语气坚定,没有丝毫破绽,便信以为真,就这样放过了王连英,区委委员王连英在群众的掩护下躲过了敌人的追捕。连夜撤出回到区上。
  事件发生后,为给二位牺牲的同志报仇,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党组织安排宋金贵她们这些基层秘密党员,走村串户收集情报,用各种方法收集信息,找出是什么人泄漏了开会地点,是什么人勾结土匪追捕杀害我党干部。
  宋金贵他们按着党组织的部署,秘密开展情报收集工作,他们走村串户,利用走亲戚、串门子做晃子,通过闲聊、唠磕等方法打探敌情,有时半夜三更,悄悄走到地主家的窗下“听声”,并把有用信息及时传递给党组织。时冬腊月到地主家听声,怕弄出响动,只好把鞋脱下来,拿在手里,慢慢的走到窗下去听声,在窗下一站就是几小时,脚冻得疼痛难忍。
  经多方收集情报,党组织确认是地主朱二勾结土匪追捕杀害了共产党员的干部。朱二家是当地有名的地主,他听说共产党要带领穷苦百姓分他家的地,便怀恨在心,当他得知党的领导干部在一起开会,他便出钱买通土匪,到开会地点围捕杀害他们。
  得到准确情报后,党组织决定对地主朱二和参与此事的土匪进行追捕,后来党组织发动群众提供线索,抓获了他们,将他们三人就地正法,为民除了害, 为被杀害的党的干部报了仇。

专题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