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金荣

中国敖汉网    作者: 李永贵   发布日期:2011年06月25日 15:17:35

  今年83岁的老兵金荣是敖汉旗木头营子乡染坊村人,他出身于贫苦的农民家庭,1947年入伍参加解放战争,直到1952年全国解放后他才从广东退伍回乡务农,当兵6年,经历大小战斗无数,曾和董存瑞一起参加了著名的隆化战役。
  金荣于1947年在热河省新东县12区梧桐好来(今长胜镇)入伍。刚入伍时属冀察热辽军区17旅,在敖汉旗梧桐好来、贝子府一带学习训练,曾到辽宁易县一带作战,破坏铁路打游击。后调到冀察热辽军区独立3师。1948年3月他们部队改编为东北人民解放军第11纵33师,1948年11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8军144师。金荣所在的144师先后参加了热河秋季作战,冀热察战役,辽沈战役(该师参加了著名的塔山阻击战),平津战役、湘赣战役、赣西南战役等。
  隆化战役中,战斗英雄董存瑞是11纵32师的一名班长。金荣是11纵33师战士,33师师长是周仁杰,该师前身是林彪115师独立团,隆化战役后,金荣所在的11纵33师被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8军144师,金荣在48军144师7团1营2连2排7班当副班长。
  辽沈战役中金荣所在的144师参加了著名的塔山阻击战。此战役使他一生难忘,80多岁的他讲述这段历史时,激动不已。
  塔山阻击战,非常激烈,说是死人堆成山,血水流成河一点不过分。七天时间,国民党军士兵在我方前沿死人摞了四、五层,是金荣亲眼所见。他所在的连队120多人的编制,战后只剩16人,一个副连长、一个副指导员,一个排长,13名战士,他是其中一人。
  在阻击战的阵地上,他们平均每人一天扔三箱130多个手榴弹,阻击战打了7天,其中3天时间,国民党军组织冲锋13次,最多的一天5次。
  每打退一次敌人的冲锋,他们就趁着战斗间隙,踩着尸体跑到前沿阵地往回捡枪支弹药,地上全是半凝固的血片、血条子,一跑一走,脚下带起的血条子很长,不小心血水能将你滑倒。回到战壕,用军用刺刀把脚底下的血刮下来,抹蹭在战壕的墙壁上,继续准备战斗。
  在战场上不管送到前沿阵地的是什么饭菜,都吃不出滋味,整个阵地充斥着刺鼻的火药味,这就是所谓的硝烟弥漫的战场。在战场上怕因洗脸而丢了阵地,战士们几天几夜不洗脸,每个人的脸都是黑的,脏的要命。衣服一条一绺,破烂不堪。
  每次冲锋,国民党军多得像羊群一样。我军的枪不好,只有靠手榴弹杀伤敌人。每天黑夜从后方运上手榴弹,每人分配三箱。一个白天的战斗就用完了。每当敌人冲锋距我军阵地很近时,我们就拼命扔手榴弹,逼退敌军。敌人每次冲锋失败后,就疯狂的打炮,我方一里宽,三里长的阵地顿时成了一片火海。这时他们就钻进战壕里的山洞躲藏起来,等敌人打完炮,他们再出来继续战斗。
  敌人打炮时,有很多炮弹落在我军阵地前沿,那里有他们上一轮冲锋扔下的死尸和伤兵,所以,有很多国民党的伤兵是被他们自己的炮弹炸死的。有的国民党的伤兵自己爬到我军的战壕里,要求投降,要求躲避他们自己的炮弹的轰炸。他们用哀求的口吻说:“我们都是中国人,快救救我们吧。”
  每当战斗间隙或晚上,我军士兵就把这批国民党的伤兵背到山下送到随军担架队,让担架队送他们到战地医院包扎治疗,许多人背国民党伤兵弄的满身是血。充分体现了我人民解放军的人道主义精神。
  塔山阻击战是非常激烈非常残酷的。当时我军武器相对落后。我们的步枪打30发子弹后,枪管就热得发红。战士们只能靠扔手榴弹和敌军对峙。在此次战役中,金荣所在连队120多人,最后只有16人幸存。
  塔山阻击战后,金荣被调到48军后勤部赶马车搞运输,平津战役在北京通州驻守围困北京,北京和平解放。1949年大军南下,百万雄狮过大江,金荣他们48军先解放郑州,后打到湖北黄岗林彪老家,再打到江西九江、赣州,广东曲江。1952年他在公安11师后勤处退伍复员。
  复员回乡后于1953年任平合乡双合村(今马家围子)党支部书记。

专题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