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宽度

中国敖汉网 来源:老干部局   作者: 高宝岐   发布日期:2010年12月16日 00:00:00

  生活在当今和谐的社会里,一个人,特别是一个有思想、有抱负的人,应该懂得,社会养育了你,你就要回报这个社会。即使退一步说,你总要使自己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一些吧,同时你也会总希望自己的成就再突出一些吧?那么,你就得努力发挥自己的能力,为自己,也是为社会创造价值,在有限的生命长度中,用自己的双手、用自己造福子人类社会的思想与行动,拓展生命的宽度。
  一、从出生到成长
  我于1931年10月10日,出生在辽宁省凌源市高家杖子村一个最贫困的农民家庭。我出生之时,正是日寇预谋侵华时期。那时,日本人以在中国经商为名,实际上是为侵入我国入东北三省并进而全面仅略中国在找借口。那年头,我们家和所有的穷苦中国人一样,过的是走投无路苦难生活,我从小就跟父母一起讨要饭过活。记得那是在1940年,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大伯父高井龙、父亲高井玉带领我们全家11口,从凌源逃荒出来,一路要饭,奔向敖汉旗。。偏偏老天爷不睁眼,这时忽然下起大雪来。由于下雪成冰雪道,一路上,我们饥寒交迫,全家11口人,连冻带饿死了4口。最终,我们小河沿下树林子屯落下了脚。但可恨的是,来到下树林子屯不久,我的父亲就被大恶霸地主李金祥给百般欺压并害死了。我母亲到小河沿伪警察署去告状,不但没有告成,还遭到了毒打。正所谓,“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无钱别进来。”没办法,父亲结果还是以土压脸就给埋上了。
  生活所迫,我姐姐12岁时就卖给人家当了童养媳,我刚10岁,就去给四道湾子李金瑞家扛上了小活。当时和我一起在李家扛活的还有福贵(现已离休)。我俩相依为命,一起给人家放猪、放羊、放牛、放马。在放马时,我学了一身好马架。没成想,这身马架功夫日后竟然在朝鲜战场上派上了用场。在那万恶的旧社会,我们全家根本无法过正常人的生活,只有靠讨要饭来度命。多亏有些好心人,如老何三、朱利、王金祥等人,他们对我家多次帮助,才使我们的家的人得以活了下来。
  在1946至1947年间,十几岁的我听说有了大救星来了。救星就是中国共产党。不久由伟大领袖毛主席领导的革命队伍。来到了我们地区。他们领导受苦受难的人们打土豪、分田地,让老百姓都翻身的解放,过上了好生活。这使我十分兴奋。当时,我姐夫杨喜已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革命工作。他原先在头道湾子给地主扛活,参加革命后在村和区当公安员。同时,我姐姐也参加了革命,和我姐夫同在二道湾子村工作。有他们的带动和介绍,我也就参加了革命。开始时,我的工作任务是给区政府和各村送信,组织儿童团站岗放哨。当时小河沿地区有吴老广和霍家大队两伙地主还乡团抵抗革命。要说这还乡团呀,真是可恨!他们碰见区或村的干部和进步的人就杀。在这种情况下,在区内到处送信,是要担生命危险的。幸亏我自小经受苦难多,应变能力强,再加上身材矮小,长相黑黝黝,一遇到敌人我就装傻。有几次遭遇还乡团的盘问,我一个劲的装聋卖傻,使他们只觉得我只不过是个要饭的小傻孩子,就放过了我。有一次,我身上带着信,又遇上了还乡团,眼见要被抓住,我就把信埋在了土里。他们抓住我,说我是给八路军送信的,对我连踢带打,并用枪毙吓唬。不管他们怎麽折磨,我仍然装作傻要饭的。骗过他们之后,我从土里去出信,终于把信安全地送到了目的地。对我的这些事,当时二道湾子村人鲍青宇(后任敖汉旗旗长)最清楚。他和我姐夫家是邻居,我常在他们家吃饭,听他讲革命的道理。应该说,他是我人生中的一位老师,是他教育我跟共产党走,指引我走上了革命道路。
  在小河沿区工作期间,我亲历了两件大事。
  第一件事是参加打母子山伪王村长大院的战斗。
  伪王村长是个汉奸,靠着日本人,横行乡里,作威作福,只有打到他,才能镇住反动势力的嚣张气焰。那是在1946年秋季一天,区小队和县大队紧密配合,于夜间2点展开了围攻伪王村长家院的战斗。这是小河沿地区向土豪劣坤打响的第一枪。
  伪王村长家是三等院子,他住在三等院内。一、二等院子打得很顺利。因几十名炮手,都守护在他身边,所以三等院子打得相当费劲。区小队和县大队也有不同的伤亡。天亮时,战斗才胜利结束,敌人的几十名炮手,除了打死的,剩下的全部被擒。当攻下三等院时,那王村长带着他的家人想从后门逃跑。可是,后门早就有我县支队的人在等侯围打,结果他们被统统拿下
  由于那时我还小,只是个送信传话的小通讯员,这次战斗给我的任务是组织老百姓们用门板往下救治伤员,因此就没有枪。记得在二等院子往三等院子进攻时,区小队的刘信同志刚想往三等院大门冲,有一个装死的敌人举起枪就向老刘同志打了一枪,子弹打在了老刘的腿上。那个敌人还想再打第二枪,我正赶到他的跟前,急中生智,就搬起一块石头,砸在了敌人的头上,只听他妈呀一声,就趴下没命了。
  第二件事是参加处决悍匪吴老广大会。
  吴老广当时传的口号是:“说是兵,不开饷;说是贼,不开枪;打八路,灭穷党;抓住干部就听响;如果你问我是谁,我是吴老广。”大坏蛋吴老广是敖汉旗吴家营子人,拥用几百号人马,无恶不作,最后是县大队在南扎兰营子把他抓住的,看押在王姓的大地主土园仓里。他自己看到末日到了,就吊死在土园仓内。小河沿街开庆祝胜利大会,我也去参加了这个大会。大会上,刘区长讲话。他首先宣布:“大坏蛋吴老广被抓住了!县大队要把他的人头送来给群众们看。”老百姓听了,都热烈鼓掌,尽情欢呼。不一会儿,从东城门进来一辆车,车上装着吴老广的头颅。吴老广的头颅是用铁丝子从他的两个耳朵上串起,挂到会台前的木桩子上的。刘区长讲:“大坏蛋吴老广死了,人民的生活也该安定了。”小河沿街的贫农团孟主席也讲了话:“为了让贫苦的农民过上好日子,这回咱们应该大搞农业生产了。”那天大会之后唱戏。由于区村两级政府领导要让本区群众尽快过上安定的日子,就安排唱了发展生产的“兄妹开荒”。那天和我在一起看戏的有小河沿街里杨箩匠的两个孩子——玉头和杨头。后来我们一起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
  二、参军革命到解放
  1949年2月1日,区长陈广锋找到我说:“经过几年的艰苦历练,家乡也安定了,可国家还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区里要选拔一些人去参军。”我想,是新社会的区村干部和众多的好心人收留、帮助、培养了我,我应该回报他们。随即我就跟随陈区长一道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编制到东北军区后防勤务部,那一年我18岁。
  1950年12月25日,美帝国主义为了侵占中国,发动了“朝鲜战争”。我中国政府发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整调部队上前线时,我被编在38军113师,给师部宫传忠政委当警卫员。
  当时的战争是非常残酷的,在1951年10月份的一场战役中,勇闯敌人的封锁线送信,立了大功。事情是这样的:朝鲜伪7师和美帝联合军24师守在德川、沙坪一带,我38军的113师2团在南坪站,1团和3团在降仙洞一带。要想进攻围打敌人,就得把1、2、3团联合起来,共同作战。此战经严格考虑,订在那天夜里2点50分开战。此战的关键是二个部分必须合围一处,集中火力攻打敌伪7师和美帝24师所控制的山头。但联络3个团的送信道路必须得经过敌人守住的要道。敌人在两个山头上,用机枪不间断地封锁这条要道,通过的办法只能是骑马奔闯。为了送信给2团和3团,几乎耗尽通讯排的所有人员,仍然无法通过敌人的封锁线。无奈,113师宫政委把我找来说:“有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交给你。这场战役距围攻时间只有一个小时了,但是联合各团的信却无法送到。现在是凌晨1点40分钟,时间已是十分紧迫了。你是我身边的警卫排长,不但精明,马架还好,只有你才能完成此次送信的任务。我给你派四个人,配合你。他们都是经过枪林弹雨的好同志。你们就马上出发吧!”对战斗的命令,没有选择,只有服从。我说了句:“保定完成任务”,立即与其它四人奔向封锁线。我所带的四个人是卢国发、温树林、齐明、刘永。为了确保把信送到,我安排每人带信闯封锁线一次。不幸的是,卢、温、齐三个同志闯线失败,都牺牲了。现在只剩下我和刘永2人,考虑因他人高马大,目标太明鲜,而我身材瘦小,马上功夫又比他好,我就命令刘永:“我是排长,这次必须我来闯。你用军马刺使劲地刺我的马屁股,让它拼命往前冲。如果冲不过去,你就马上回师部再作安排。如果冲过去了,信送到后,就以三颗红色信号弹为号。”任务下达后,我刚一跨上马背,刘永就遵令行动,由于马受痛,激烈地冲了出去。冲到两山头的中间,但是,马还是被敌人的机枪打中了。马倒地后,我滚下马背,顺势连翻了几个翻滚,迅速闯了过封锁线。当我把信送到2团、3团时,距总攻时间只剩下30分钟,三颗红色信号弹的升起,意味着我完成了此项重要任务,然而这时的我却晕了过去,同志们发现我身上主要是腿上已经负有枪伤。此役战结束后,我被师部授予一等功。
  自1950年10月25日至1953年7月27日,经历了2年零9个月,抗美授朝战争结束.这是一场由中国人民志愿军与朝鲜人民军一道,同世界上最凶恶最现代化的美帝国主义为首的所谓“联合国军”的侵略者进行的现代化的战争,中国人民志愿军与朝鲜人民军团结一致,浴血奋战,取得了世人瞩目的战绩,戳穿了美帝主国义外强中干的“老虎”的本质,把以美帝国主义为首的“联合国军”从鸭绿工边一直打退到“三八线”并将战线稳定在这一地区,有效地完成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国际主义义务,共计歼灭“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109万余人(美军39.7万人)中国人民志愿军也付出了伤亡36万余人的代价。
  三、复员转业的建设家长
  我们回国后,在密山、佳木斯和哈尔滨康复医院治疗休养,一段时间以后,1955年3月7日,从部队转业回到敖汉,找到抗美朝委员会,张委员、授贝误话后,让我去到敖汉旗政府由尚文会接见,再让我到里屋找白俊卿旗长谈话,白旗长说“你可以失到民政科上班、去时由刘江成按贝。”上班以后又分别到生产联社,工业局、交通科、运输站、粮食局这些单位工作。
  记得那是1962年10月份的一天,我在运输站当业务员时,早上起早去上班,在运输后的售票门前的公路上拾捡到一个钱包,捡起后拉开钱包的拉链一看,里面装有很厚的一打了钱(请试想、那年头正是苏联逼债,中国人民正处于三年困难时期,每个干部每月才挣30多元钱,如果谁丢了这些公款说不请就得受处分。要是个人丢的吼怕也得会寻死觅活的出危险、我就受社会主义的党和人民教育成长多年的革命干部,当即就把钱包交给了运输站长张国勇手里,站长决定失停业发车,寻找失主,找到失主是克力代供销社主任共团才经确认包内共计人民币202元一分不少,事后,旗政府在大礼堂组织开全体干部大会上对于我的拾金不昧的事迹进行书面表扬,号召全员向我学飞,不被金钱的(拾到)诱惑,拾金不昧,党的好干部。
  1965年又失后到粮食局,事辞劳苦,兢兢业业地为粮食事业由下洼粮站、岗岗营子、双井、山湾子、荷也勿苏、羊场、长胜分别地建站,建点做农牧民的吃饭问题的工作,一作就是20年。
  四、离休以后继续发挥余热受表奖
  1985年5月因甲状腺病在北京手述后离职休养,待遇享受为科级,休养几年后,1989年4月份,敖汉旗新惠镇派出所左富的介绍失后又在派出所和街道再继续发挥余热工作一直到2006年,7年来多次受到各级政府的表扬和奖励。
  1992年补赤峰市、工商局、税务局发证住敖汉旗地区的监督员。
  1995年六日被新惠镇蒙中待居民委员会表奖纪念,并当选为新惠镇人大代表。
  1999年被新惠镇人民政府评为计划生育工作先进个人荣誉证书。
  2000年新惠镇人民政府授予和新十佳沿安员荣誉证书。
  2002年被新惠镇北街居民委员会评选为新惠镇人大代表(会上代表两个社区的居民提出了一些合理化建设被采纳,改善了居民的生活)。
  2008年被赤峰市委组织部、市人事局、市委老干部局评为在“回位一体”老干部服务网络建设工作中评为先进个人荣誉证书。
  “回位一体”其本意就是“协助老干部局街道辖区的31名离休老干部建立的个人信息档案,可以说这些人的起居生活我全部明了,谁家居住在哪个组、小区、单元门牌、是否有人照顾以及子女的联系电话,经常走访联络过些老朋友。”
  我写些如同我生命的烙印一样的事迹的回忆录不为争名,实为能更多地联络到以前的老领导,好心人,老朋友的联络方式,当在有在三和重温昨日的辛酸与苦乐,比我们的子孙后代也得以教育、了解、相识……
  一个人的生命有多长;
  一个人的生命有多宽;
  我不能决定生命的长;
  但我可以拓展它的宽度;
  怎样才能拓展生命的宽度呢?
  方法当然不是唯一的,首先要学习宽容并拥有宽窄,有道是“海内百川、有容乃大。”同时也就是说生命的意义在于“长”所以“宽”,既然“长”度已经不能改变,那么“宽”度越大,人生的面积才会越大,生命就会更加有了意义,从而走向人生光辉的顶端。

 

                                  2010年9月1日

专题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