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弱女子撑起大爱的晴空

中国敖汉网 来源:文明办   发布日期:2011年07月25日 09:57:30

  

柔弱女子撑起大爱的晴空
  

——敖汉旗牛古吐乡农民韩树艳敬老爱亲事迹材料

 

  韩树艳,54岁,是敖汉旗牛古吐乡敖吉村一位朴实的农村妇女。在十里八村只要提起敖吉村小西营村农民韩树艳,人们都会竖起大拇指。韩树艳30年如一日,悉心照料80多岁的叔公公刘文友的事迹,感动了身边很多的人。特别是在丈夫去世后,她带着3个年幼的儿女,还要照顾患有心肌梗塞和脑血栓瘫痪在床老人的感人故事更是令人赞不绝口。
  1979年,23岁的韩树艳与敖汉旗牛古吐乡农民刘云鹏结了婚。当时,家里只有叔公公刘文友和丈夫爷儿俩。叔叔是一位老复原军人,在抗美援朝时身上多处受过伤,头顶上还留有鸡蛋那么大一处塌陷,老人成家后一直没有孩子。婚后,韩树艳和丈夫有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一家6口日子虽说不怎么富裕,倒也过得和和美美。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1995年,丈夫刘云鹏患肝癌久治无效,扔下一家老小和几千元外债撒手而去。那时,叔叔刘文友已67岁,大儿子只有14岁,女儿12岁,小儿子还不到10岁。望着一家老的老、小的小,39岁的韩树艳不知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那些天,她对于丈夫的去世怎么也不能接受,谁劝她都听不进去,只是默默地望着一家老小不停地流泪。叔叔刘文友一着急,晕倒在地,不省人事。看着倒下的叔叔,韩树艳从悲痛中清醒过来,告诉自己:必须坚强,家里老人和孩子需要我,自己说啥也不能倒下。于是,她急忙找车把叔叔送到南塔子医院。经检查,老人患的是心肌梗塞和脑血栓,由于及时送到医院,生命保住了,但腿脚却不再听使唤了,说起话来也言语不清,……
  这场大病之后,刘文友老人像换了个人似的,有时变得像个孩子,不愿吃粗粮,一吃干饭就容易噎着。有时还特别怕冷,一到冬天连屋也不愿意出去。那时候,韩树艳既要下地干活,还要照顾老人和孩子,一天到晚没有闲时候,不到半年时间人就憔悴得像老了十几岁。即使这样,坚强的她也没再流过一滴眼泪。就这样,她用柔弱的肩头担负起整个家庭的重任。前些年,由于家庭生活困难,不用说能吃上好一点的饭菜,就连做菜时都舍不得放调料。因为还得用省吃俭用攒下的钱给叔叔买细粮、猪肉、奶粉,老人需要营养啊!自老人得病后,家里的日子不管多么贫困,她尽量不让叔叔吃粗粮,也没有让老人缺过“零嘴”。日常生活中,她处处替老人着想,为了不让家里的东西绊着老人,她平时特别注意凳子之类矮的东西,只要发现放在屋子中间的,就赶紧挪到旁边去,照看小的,伺候老的,整天忙得团团转。
  1995年冬,也就是丈夫去世的那个寒冷的冬天,韩树艳在叔叔的屋里安上了火炉,由于没有钱买煤,只好用玉米瓤子作燃料。因为玉米瓤子燃烧的时间短,她只好夜里一次次起来添柴。那个冬天,她熬红了眼睛,人也瘦了许多。
  2000年,叔叔刘文友又患上了老年痴呆症,经常尿裤子和被褥。尽管家里很困难,但韩树艳还是为叔叔准备了足够的衣服和褥子,每天没遍数地给叔叔洗衣物,从不让老人家湿着、脏着。每当自己感冒时,韩树艳总是硬挺着舍不得给自己买一粒药,叔叔看到了,就用含糊不清的话说: “孩子,得吃药,别倒下,一家人靠你呢!”平日里,她给老人理发、刮胡子、剪指甲,把老人收拾得干干净净。
  时光荏苒,一晃十几年过去了,韩树艳的3个孩子都相继成了家,她仍和叔叔一起生活,因为叔叔的痴呆程度越来越重,有时还有些糊涂,晚上起夜时,就是把尿盆放在他的炕沿下他也找不到,韩树艳怕叔叔晚上起夜摔着,干脆把行李搬到叔叔的大炕上一同居住。老人尿床、尿裤子越来越频繁,有时裤子尿湿了,糊涂的叔叔就将裤子扔到锅台上或锅里,有时竟把厨房当厕所,随地大小便,每当这时,孝顺的韩树艳总是心平气和地劝着老人,细心地给老人一点一点地收拾……
  15年来,常有好心的亲戚邻居要给韩树艳介绍个老伴儿,她总是摇头。有人问她,为了一个叔公公,你耗费了大半生精力,不后悔吗?不如把老人送到光荣院去,你找个老伴儿嫁出去算了。她总是淡淡地一笑,说:“我的儿女们都长大成人了,现在家里这个‘老小孩儿’离不开我啊!老人一生没儿没女,也没有个家,我就是他的女儿啊,这个家不能没有我啊!”

 

专题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