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洒家乡一路歌

中国敖汉网    作者: 平永宽   发布日期:2013年03月27日 09:14:03

  

情洒家乡一路歌

 

——记敖润苏莫苏木荷也勿苏嘎查党支部书记  崔成

 


  崔成,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嘎查支部书记,一个一心为民办事的老共产党员,一个23年劳累奔波为蒙古族兄弟过上好日子的汉族爷们儿,却用他朴实而又真挚的情感 ,写下了他为民造福的一路赞歌。
  今年50多岁的崔成,所在的嘎查是敖汉旗最北端、科尔沁沙地南部边缘的偏僻牧区,隶属于敖润苏莫苏木。23年前这里号称“东沙窝”或“东沙子”,有一段顺口溜形象地描绘了当时嘎查农牧民的生产生活场景:“东沙窝,穷沙窝,草树稀少大风多,夜里大风难入梦,早起沙土埋被窝”。当时还是有着13年工龄的崔成看到自己家乡如此的贫困落后,看到农牧民生活得如此艰辛,他毅然放弃了心爱的教育事业,开始了他改变家乡面貌、为民谋幸福的漫长之路。
  

变动的数字是他23年为民办事的和谐音符


  粮食产量由1991年的36万斤增加到现在的400万斤,增加了11倍;人均收入由198元增加到6800元,增加了34倍;牛羊由2876头只增加到9668头只,增加了6792头只;林草面积由不到2万亩增加到10余万亩,林草覆被率由1991年的不足7%到现在的近40%;水浇地从零到现在的人均5亩;23年间在基本农田和林地中打井158眼,平均每年打近7眼井。架设高低压线路10400米,两次集中农网改造重新布置高低压线路8960米;修通了5个独贵龙30多华里的砂石路;从没有一台电视到有线电视城乡联网全覆盖。在这些变化的数字面前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嘎查牧民发生的变化,印证着一名支部书记带领1300多农牧民奏响幸福生活最强音的每一个节拍。
  今年9月份卖完一批育肥牛纯赚13万元的育肥牛大户姜国志又投资7万多元盖了300多平的标准化育肥棚圈。他感谢他们的老支书崔成,是他千方百计帮助借贷款、争取棚圈项目让养牛。“我原来的日子也就一般,好多年没有发展,崔书记来家找到我,说我有头脑不能浪费了,根据我经常跑外见识广和苏木重点扶持养殖业等的条件,鼓励我搞育肥牛经营,我犹豫了小半年才答应,并以让他给我做贷款担保人的形式开始育肥,那年也没赚多少,但是我看到了育肥牛的发展潜力,前年上了35头,赶上购买时价低,育肥后卖价高,一下赚了将近6万,也就是半年多点时间,可把我乐坏了。这不,现在轿车有了,育肥牛还有126头,我成了嘎查的富裕户了”。姜国志对他的育肥牛事业充满了信心。老二队牧民双喜,四口之家顶着三间破土房,日子过得十分窘迫,崔书记经常找他谈心,启发他转变发展思路,把日子过好。前年开始养殖小尾寒羊,现在发展到了150只,近三年的时间不但盖上了专房,还置上了三轮车,年收入五六万,儿子也上了大学。他时不时地就跟亲戚朋友说:“没有崔书记我供不起我儿子上大学。”像类似的情况很多,23年他走遍了每家每户,并依据不同的家庭状况,制定了不同的致富途径。
  荷也勿苏嘎查土地面积大,有13万多亩。也许是因为牧民的传统习惯,或许是因为养牛羊的需要,家家户户的房前屋后都有四五亩的“园子”,多的有20来亩。俗话说“丑妇近地家中宝”,有这些“宝”,但却发挥不了作用,原因是电力不足。每当夏季用电高峰急需浇“园子”时,电就卡了壳,最厉害时是电饭锅做不熟饭,手机充不上电 。这也是几年来崔书记的一块儿心病,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崔书记五次召开党员、代表会商定,不下十次跑长胜农电所和旗农电局,协调进行农网改造。去年7月份,这一牧民盼望已久的心愿终于有了着落,经过崔书记和牧民两个多月在一起的摸爬滚打,6840米高低压农网改造线路全线贯通,新增的变压器发挥了作用。受益户鲍国生如是说“原来我这20来亩一年也就打万十来斤玉米,改了电不但可以种些蔬菜,玉米每亩多打700—800斤,多增加了近2万元的收入,崔书记就是能在看似平常的事情上为我们找出致富的门路”。
  

踏遍沙丘描绘绿色五线谱


  如果你夏季站在道蓝图沙地或是老一队北面高高的沙丘上远眺的话 ,你就会被那映入眼帘的线条状的黄柳、杨树、踏郎、柠条、山杏所震撼,那就是崔书记徒步带领牧民用23年的辛劳和汗水描绘出来的绿色五线谱。“九几年的时候,嘎查近10万亩的沙地没有多少植被,也就是6%左右,不少地方都是光纱子,说是不毛之地也不为过。那时在沙子里插黄柳一干就是半个多月,吃住在窝棚里,挺苦的。97年我领着牧民插黄柳,半个月没进家,黄胶鞋穿碎3双,确切地说是剪碎的,出了汗的脚让灌到鞋里的沙子一磨,肿了、烂了,鞋就穿不下去。最后等把老一队北面那20来个沙丘插完,我是用马驮出来的,根本走不了了”。崔书记回忆起当时治沙造林的情景,仍有些苦涩。
  23年不断地治沙造林,给荷也勿苏嘎查牧民带来了丰硕的回报,牧民的生活环境有了明显的改善,没有了沙进人退的现象。沙丘间的杨树可以采伐卖钱了,一些像踏郎、柠条、山杏等的灌木果实也卖上了好价钱。用“茬子阵”固定好的沙丘飞播上了牧草,林草覆被率达到了40%,山兔、野鸡、狐狸、貉子等隐没其间与牛羊相伴,似乎又有了风吹草低现牛羊的境地。
  2006年是荷也勿苏嘎查治沙造林的转折点,应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和现代经营理念的影响,崔书记对原属集体的沙地林草进行了改革,伐木更新重新分配。这一次全嘎查每人分得1000元现金和40亩沙地,划归到各户的沙地自由流转承包,利用项目科学治理。于是7.2万亩灌木林地先后围封,个人承包后的经济林开始打井浇林,草牧场开始轮牧,又一次吹响了轰轰烈烈的治理保护生态环境的号角。涌现出了千百万元的鲍永新家庭治沙林场和50多户治沙大户,生态建设开始由重点治理转型到了实施保护,生态文明建设初显成效。
  

回忆往昔书写淡定与从容 

 
  “崔书记,你现在在嘎查一年才6000元的工资,如果你当初继续从教的话,现在一个月的工资就顶一年的工资,你不后悔吗?”每每听到这样的疑问,崔书记总是显得淡定和从容,因为他心中有一首无愧于心的歌。“原旗人大副主任鲍瑞祥是咱们苏木的书记,我到嘎查当书记,可以说受命于危难之际,自己也确实体会到了当时家乡的处境,想改变家乡面貌是我内心永久的夙愿。”解释缘由他没有丝毫的怨言。作为共产党员,心中装着群众是看淡个人得失的天平。自放弃教师职业进入嘎查后他就把牧民的富裕和家乡的变化放到了第一位,几十年来曾经有无数次用喝酒的方式把蒙古哥们从“破罐子破摔”拉回了正轨,进而逐渐富裕起来。也曾经有多少次因为淘汰劣质牛羊品种而遭到辱骂。但他无怨无悔,他坚信,时间绝对会冲淡群众的误解,牧民早晚会用感激的话语答谢他的所作所为。
  

风雪中的感动谱出了平凡的赞歌


  2012年11月13日一大清早,急促的手机铃声把他惊醒。因为11号的50年一遇的大雪昨天组织党员和组长清理了一天,他感觉有点累,必定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但是赶上这大雪打电话的肯定有急事,于是他又回拨了过去,当得知四组牧民韩耀杰家的150多只羊被大雪困到了距营子15里的沙子里的时候,他没再犹豫,他不能让牧民有损失。赶紧找来铲车和四轮车及10个护林员,铲车推雪清道往沙子里去解救,大约走了7个多小时的时候,由于雪大,铲车抛锚在了沙坑里,油也耗尽了,那时才走一半的路程。后来打电话又叫来一辆铲车把先前的铲车拽回去,铲车清雪开路被迫停止,他领着10个护林员开始徒步铁锹清雪赶往被困地,到达时天已经黑了,安慰好牧工后,留下两人帮助照看羊群,他们返回营子到家时已是晚上9点多。第二天他和8个护林员再次反到牧点,用人工清雪的办法下午才把羊群赶了回来。在韩耀杰的家人看到150多只羊一个也没损失的时候,他们被感动了,被感动得热泪盈眶。全嘎查的人被感动了,感动得默默地去清雪抗灾、互助互爱。那风雪中和10个青壮年护林员一起清雪的身影就像跳动的音符和着羔羊的咩咩声奏响了老支书为民服务的一路赞歌。
  

专题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