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五百佳生态文明  壮哉绿长城美丽敖汉

中国敖汉网    发布日期:2014年10月25日 10:08:52

山随碧野尽,绿染大荒原。敖汉旗地处努鲁尔虎山脉北麓,科尔沁沙地南缘,属半干旱地区。全旗总面积8300平方公里,有“南山中丘北沙”的地形特点。敖汉旗经过30多年环境治理,坚持不懈地进行植树种草、治山治沙大会战,将昔日黄沙遍野的不毛之地,改造成林茂粮丰的绿色家园。实现林地面积570万亩,森林覆盖率达43.5%,人工牧草保存面积125万亩,是“全国人工造林第一县”“全国人工种草第一县”“全国生态建设示范区”“全国再造秀美山川先进旗”“国家级林业科技示范县”。敖汉旗因生态建设成就显著,2002年被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授予举世瞩目的“全球500佳”环境奖。



敖汉旗的生态建设工程,被社会各界广泛认可,并留下了很多相关的文字素材。其中,由敖汉旗梁国强先生在1999年执笔的一篇题为《壮哉!绿长城!》的报告文学,把敖汉旗自环境治理之初到1999年的环境状况详细纪实。笔者也是通过此文才对敖汉旗生态建设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故此,整理文中部分文字,希望能让更多人体会到敖汉人30多年来在生态建设中创造的骄人成绩。


古时敖汉美如画


在1600年前,敖汉旗是山川秀美,沃野千里的。据《明史》记载,敖汉曾是“沙柳浩瀚,柠条遍地,鹿鸣呦呦,黑林生风”的地方。

清朝时期,乾隆帝巡幸敖汉,观赏响水景观后,作诗《玉瀑》,诗中写道:“崇椒列 点丹枫,树色烟容绿间红。始信人间无玉阙,水晶帘内水晶宫。”



迷人的沙子,呛人的风


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因种种历史原因,到新中国成立时,敖汉地表上的天然原生植被几乎毁坏殆尽,全旗仅存稀疏林地不足16万亩。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生态破坏的可怕后果完全显现。“敖汉,闹旱,十年九旱。一年不旱,洪水泛滥。”这是南部山区山民们干渴的歌;“人迷眼,马失蹄,白天点灯不稀奇,牛犊子掉进汤锅里。”这是北部沙区牧民们呛风的调。

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农村落实生产责任制的初始阶段,现有林疏于管理,人为破坏范围趋广。1987年,敖汉旗东荷也勿苏查图不力嘎独贵龙70多户牧民,含泪举家迁移通辽市奈曼旗。


执着是呐喊在骨血里的号子


改变!改变!一定要改变!这是不屈不挠的敖汉人发自心底的呐喊!沙进人退,人进沙退。一块块绿地变成沙漠,一块块荒漠又变成绿洲,人与漫天狂沙展开了拉锯战。



1949年夏,敖汉地区霪雨连绵,孟克河水暴涨,甸子地积水茫茫。沿河平川房倒屋塌,庄稼被冲走。为赈灾民,东北解放区给灾民运来了“关东粮”,条件是必须插红柳,即在河边、沙地插柳树毛子,时称栽“国林”。这就是敖汉人民治沙的第一幕。

1952年,在老哈河南岸沙区造林6000多亩,没有形成网格。

1957年,完成造林7.5万亩,仍没有形成网格,起不到防护作用。

“大跃进”的三年,采用大兵团作战方式,三年造林12万亩,但保存率仅12%,造林难见林。

小面积的林区挡不住科尔沁沙地的蔓延,滚滚奔流的老哈河水截不住科尔沁沙地的南侵。在茫茫的沙漠里,晚上还平平静静,早晨一觉醒来,沙子已从窗口流到炕中间,牛犊子顺沙坨上了房顶踩蹋了房;在沙窝子里,种地最搅农民心。虽说“过了芒种不可强种”,但地种几次,沙便压几次,几种几压到了端午节,还不见绿茵盖地,秋后所产并不比反复埋下的种子多多少;一场风,可以把1米多深的水渠填平,可以把房舍埋葬。在乌兰巴日嘎苏北住了大半辈子的老汉吕振乾,一提起盖房子的事,心里直哆嗦。解放前,他是村里的首富,没等“大风暴”,风沙就给铲了富。到60年代末,30年中他有3处住宅被沙子埋没,平均10年他被沙子撵走一次;茫茫的双井牛力皋川,川不长树,川不打粮,一万多农民只在川上种些荞麦、糜黍等低产作物,一春翻种两三遍。种一坡,拉一车,打一笸箩煮一锅。

“难啊。”长胜乌兰巴日嘎苏老支书张富的烟袋锅里,升腾着艰苦治沙的往事。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张富带领全村老百姓整沙子。一开始是在流动的白沙坨子上摆茬子阵,阵上撒草籽;后来用玉米秸秆夹迎风杖子(称立障),杖子中间撒草籽;再后来,把豆秸、高粱挠子铺在沙丘上(称卧障),沙子下撒草籽。农闲时的六月,人们把种在洼处的沙蒿一株株移栽在沙丘上。草渐渐成活后,再插柳栽杨植松。同沙害作斗争,乌兰巴日嘎苏人可谓用心良苦。


难!但是不管多难,敖汉人没有停止坚持治沙的脚步,即便这脚步前进的速度有些缓慢,但仍旧铿锵!

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随着抗旱造林系列技术的推广,敖汉人逐渐从“战略对峙”转向“战略进攻”。

“一天进嘴二两土,白天不够夜里补。”一提起造林,时任京通铁路敖汉段护路林大会战总指挥的离休老干部孙家理本有些浑浊的眼睛,顿时发出异样的光,让人想起雨后老树上的绿叶儿。

“风裹着沙子打在脸上生生的疼。茫茫沙海无遮无拦,苦了造林大军中的妇女们,她们上厕所只好大家圈个人圈。”老人把“百里风沙线,万人会战忙”的景象一下子从遥远的过去拉在眼前。1982年春季和雨季,旗政府发动1万余人,出动机动车66台,畜力车189辆,沿京通铁路造林3万多亩。其中铁路防沙林2.2万亩,总长92.5公里。公路防沙林9000多亩,总长113.5公里,建成了名副其实的绿色通道!



自此,一场敖汉人与环境的对抗战斗真真正正的全面展开。以村甚至乡为建制的类军事组织、以民兵连、营为建制的准军事组织,在旗委、旗政府组成的总指挥部指挥下,十几万人组成的会战大军每年发起春、夏、秋三季的如潮攻势。

“是孬种,是好汉,

会战工地比比看!”

初春的冻土还没融化透,造林大军就已开进了大山。春季的植树种草还没扫尾,夏季小流域治理开山辟路的炮声就打响了。夏季攻势的硝烟还没散尽,秋修梯田的征战号角又吹响了。经过短暂的冬季休整,新的一轮突击又开始了。

宁可苦干,不可苦熬。敢于攻坚,善打硬仗。山里人默默无闻,年复一年地同荒山较量。一名劳力每年在山上要干100多天,不知要“扒几层皮,掉几斤肉”。他们用黝黑的脊梁负起沉重的“太行、王屋”,他们用粗糙的双手雕刻斑斓的大地山河!


今朝敖汉展靓颜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敖汉人以艰苦卓绝的毅力、气壮山河的魄力,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绿色奇迹。六道岭的精神大青山的气魄,大甸子的速度,黄花甸子的模式,黄羊洼的规模,玛尼罕的路子,康家营子的投入,治沙林场的效益敖汉人把最美的文章写在了敖汉的大地上!






截止1998年底,全旗已完成小流域综合治理面积572万亩。共挖鱼鳞坑、水平坑1.8亿个;砸大小谷坊3.4万道可一次性储水9144万立方米;修筑高标准水平梯田60多万亩;向河争地1.7万亩;中南部已拥有松树100万亩、山杏30万亩、沙棘25万亩。

“草遮眼,

树无边,

羊倌放羊怕阴天。

一旦阴天迷了路,

立个照头(注)梁顶站,

才得回家园。”

……


这些被黄沙与绿色交织的印记,深深的刻在了祖辈的记忆中,缓缓的流淌在父辈的茶余饭后,也层层叠叠的涌动在笔者的感动里。属于历史的文字到了这里,快要划上句点,但是敖汉旗生态建设的步履并未到此停滞不前,“生态立旗”的理念一直贯穿于敖汉旗经济社会发展历程。

“一任接着一任干,一张蓝图绘到底”,通过几代人几十年的艰苦奋斗,敖汉旗生态建设的成就不断被刷新着。按照服务民生抓生态、改善生态惠民生的建设思路,精心打造生态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三效合一”的民生林业成为敖汉旗生态建设的新目标。近十年来,全旗共完成造林222.39万亩,其中人工造林134.33万亩,人工模拟飞播造林2万亩,封山(沙)育林86.06万亩,林业建设总投资达94762.45万元。截至2012年末,全旗现有林地面积达570万亩,森林覆盖率达到43.5%。建成高效节水经济林4万亩,山杏基地110万亩,沙棘基地45万亩;初步建立了乔灌草、片网带相结合的防护林体系,土地荒漠化和水土流失得到有效遏制;全旗林业产值达到 4.95亿元,发展林下养殖10万头只,林下种植30万亩,农牧民人均来自林业的收入达到803元,占农牧民收入的比重持续上升,林业已成为全旗农牧民增收的新增长点;发展生态旅游产业,利用敖汉旗南山、北沙的独特自然资源、人文资源和“全球500佳”的品牌效益,现已形成南北呼应的生态文化旅游格局,仅2012年就接待各地游客10万人次;同时,因生态环境的不断改善,敖汉旗变得更加宜居宜商,敖汉人民的身心健康也更加有保障,居民生活幸福指数节节升高。

30多年持之以恒的生态建设,使敖汉人深刻体会其重要性与必要性。生态建设这个主题,将永远是敖汉旗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也将成为加速建设美丽、富裕、平安、幸福新敖汉的绿色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