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马山的传说
中国敖汉网 类别:民间故事            阅读:5307      作者:青沟梁剑客      日期:2017/12/7

马山的传说 在四家子镇老虎山河的南岸,向南再走大约1500米,一座不算高的土山拔地而起,与西面的羊山和北岸的虎山,遥遥相对。虽然是一座土山,但是山顶却有很大一块青黑色的石崖,远远看去,好像一匹卧槽的青马,在那扬起披着长鬃的马头,向着长空,发出清脆的嘶鸣。当地的人们管这个青石崖叫卧马石,因为它有一个动人的传说。据说在很久以前,这里只有几户人家在此立村生活,村子起了一个名叫闫家杖子。村前有一个比较高的土山,远远看上去,就是一个大土包,长满了柴草树木。山顶也没有青石崖,只是一片平平的山头。山下住着从山东逃荒过来的李老四一家,这个四口之家,在山东老家就是因为黄河水灾泛滥,所有的家产都打了水漂,一家人就剩下身上穿的衣服,其余分文无有。为了逃活命,李老四带着家小,跟随者向边外逃荒的人流,一路磕磕绊绊,有一口没一口的讨饭度日,来到了努鲁尔虎山北面的一个小山沟,先挖一个地窨子,一家人就这样定居下来。这一带的土地非常充足,那时没有多少人家,蒙古王公们对这里的山水土地管理的也不十分严格。李老四领着妻儿老小,起早贪黑的开垦了几亩山地,用逃荒途中讨来的高粱谷子做种子,种下了第一茬庄稼。春苗出得齐,雨水也调和,地里的庄稼长势很好,一家人心里那个乐呀。眼看夏末秋初时节,高粱谷子都秀齐穗子,丰收在望的喜悦给一家人带来了巨大的希望。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就在地里的庄稼正在灌浆的时节,一块乌云来,几声炸雷响,暴雨夹杂着冰雹,无情的砸向大地。顷刻间,李老四几亩庄稼全部被冰雹砸进泥里,一年的收成彻底的泡汤了。李老四跪在庄稼地里,两只手使劲的扣着泥土,抓起一棵棵被砸断的高粱,捧起一个个沾满泥水的谷穗,放声大哭:“老天爷呀,你咋这么不睁眼呀!我一家人逃荒要饭到此安身,指望着有个好收成,一家人能吃一顿饱饭,好好的庄稼全瞎啦,你让我们咋活呀!”李老四一家人失声痛哭,哭着哭着,李老四就觉得眼前一黑,昏倒在高粱地。昏沉沉的李老四,就觉得朦朦胧胧中,面前站着一位穿青衣的小伙子。青衣人伸手把李老四拉了起来,对他说:“这位老哥,不要过于悲伤,天灾难遂人愿,有道是庄稼不收年年种,哭坏了身子,咋养活一家老小啊!”李老四擦了一把满是泪水和泥水的脸,悲切切地说:“小兄弟,你不知道,我一家从山东老家逃荒至此,本以为能有个好年景,一家人不至于冻饿而死,谁知老天爷不让我们活呀,你说这日子还咋过。”说着两眼又流下了难过的泪水。青衣人说道:“老哥,你先不要你难过,困难总是能过去的,我告诉你一个救灾的办法,初一十五的早晨,趁着太阳没出,你上前面的山上去捡马粪球,到时你就明白是咋回事了。”说完青衣人一转身就不见了,李老四就像做了一场梦似的,忙睁开两眼,雨后的阳光又热又刺眼,他向四外看了看,也没什么青衣人的踪影,但是耳畔仍然回响着刚才的话语。李老四经这么一折腾,躺在土炕上病倒三天。第四天头上,他想不管咋的我这个一家之主也得把这个家扛起来,遭多大的天灾,日子还得往下过。正好是农历的十五,他强打精神,早早的穿衣下地,走出家门。本来是想着出去走走散散心,可是不知怎么的就朝着前面的土山上走去,也没觉得怎么累,就不由自主的上了山顶。他忽然想起那天在地里好像做梦似的与青衣人的对话,便自言自语地说:“那个人让我到山顶来捡马粪球,这山上连一匹马都见不到,哪有什么马粪球?”说着他便笑了,使劲的卜愣一下脑袋瓜。就这样漫不经心的往前走着,突然他停下了脚步,只见眼前均匀的摆着三个小马粪球,淡淡的黄色,已经半干了,他随手将马粪球捡了起来,攥在手里,又继续向前走。不一会儿的功夫,李老四漫荒拉岭地走下土山,回到家里。总是觉得手里有东西,他想起来那是三个马粪球,松开手一看,哪还有什么马粪球呀,只见手心里攥着三个芸豆大小的金豆子。啊,金子!他使劲的揉了揉眼睛,认真的看了又看,真的是金子。老伴和孩子们也围过来看,确实是三个金豆子。老伴忙跪下双膝,朝着前面的土山磕了三个响头,嘴里还叨咕着:“真是老天保佑呀,这下好了,我们一家人有救了。”李老四用三个金豆子,换回来一些米面和布匹,一家人的生活有了着落。李老四土山上捡金豆子的事,很快就传开了,附近遭灾的百姓们也都学着李老四的样儿,初一十五的早晨,上土山转悠,许多人都有捡获,很多人家在这灾年靠金豆子度过了饥荒。哪来的金豆子呢?李老四和乡亲们一直疑惑不解,他们在一个十五的清晨,早早的来到土山上,想一探究竟。只见清晨的薄雾弥漫在土山上,柴草树木在雾中更显得虚幻一般。突然从山的北头跑上一匹青黑色小马驹,只见这匹小马,浑身像青缎子一般,溜光水滑,脖子上的青鬃,修剪得整整齐齐,小马驹二目圆睁,昂着头,到山顶向着山下发出一阵清脆的嘶鸣,山上山下回声阵阵。只见小马驹,撅起尾巴,拉出三个粪球,就朝着南面的山坡跑了下去,眨眼间,踪迹皆无。是神马送金豆子,来救我们。李老四和乡亲们望着小马驹消失的方向,跪下双腿,使劲的磕着头。神马送金豆的事情,被住在老虎山的一位姓宁的财主知道了,他就寻思,怪不得这些穷鬼们遭了灾也没朝他借粮食,原来是这么回事。如果我把那座土山拢过来,神马的金豆子就全归我了,到时候看你们这些穷鬼还有啥招!“嘿嘿!嘿,嘿,嘿嘿!”宁财主阴损的狞笑了几声。过了不几天,人们突然发现土山上多了一些人,有认得的知道是老虎山那个财主派来的狗腿子,只见这伙人骑着马山上山下跑了一个来回,便大声嚎道:“围前左近的人们听着!这山已经被我们东家圈上了,今后不许任何人上山砍柴割草,闲杂人等不许登山半步!”财主强行占山,山下的人们再也不能上山捡金豆子了,人们的生活又陷入了饥一顿饱一顿的窘境。宁财主占了土山,立即做起了发大财的美梦。他每逢初一十五,就起大早跑到土山上,一开始还真捡到两回金豆子,一回只捡三个,他觉得不过瘾,就想着一个更绝的鬼主意,他想我何不想办法把那匹小青马驹抓住,弄回家里,好好供养着,让它在我的家里天天下金豆子,那我可真得发大财啦!说干就干,宁财主带领着几名狗腿子,拿着绳索勾杆,初一凌晨刚过,他们便起大早来到土山北面的一个山坡等候,这里是青马驹上山的必经之路,几名狗腿子在暗中拉起了绊马索,准备好长长的套马杆子,就等小青马的到来。东边的天空放出一道道金红色的朝霞,只见从北面的土路上一匹小青马四蹄腾空飞奔而来,身后扬起一溜尘土,好像一匹天马在驰骋。宁财主心里那个乐呀,他告诉手下的人们快做准备。青马驹势如破竹般飞驰而来,突然脚下一根绳索拽起,绊住了它的前腿,就在即将失蹄的时候,只见它后腿使劲一蹬,“咴—”一声长鸣,飞过宁财主和他的狗腿子们的头顶,卷起的尘土弄得这伙恶人眯眼的眯眼,咳嗽的咳嗽,半天才回过神来。“快追!别让它跑了!”宁财主声嘶力竭地喊道。这伙恶人撒开两腿拼命地向山顶追了过来,小青马驹,由于刚才被绳索绊了一下,又看到这座土山被财主强行霸占,奔到山顶,便就地一滚,化作一块巨大的石崖,远远看去,仍是一匹昂着头朝天嘶鸣的青鬃马。后来人们为纪念青马驹灾年救民的盛德,就把这座土山起名为“马山”。人们说,夏天每到大雾天,都会看见青马驹在山顶来回奔跑,有人还在山上见到金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