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选萃
敖润苏莫志之概述(节选)
中国敖汉网 类别:文史选萃      来源:原创      阅读:2450      作者:邵国邦      日期:2015/5/28

                                 敖润苏莫志
                                       
                                        概述
       敖润苏莫(Aoroyinsum),蒙古语,又称“敖恩衮苏莫(Aongonsum)”。其意为“(坟)包上的庙”。因满洲清廷征服蒙古各部之后,为“安众蒙古”,让其“遵守国典”,而广建庙召所产生的政治性产物。这里曾有一座寺庙,乾隆曾赐名“普善寺”,现无存。
                                                                                                                                 ——题记
        无论走到哪里,提及“敖润苏莫”这个域名时,知晓、熟悉或有些印象的人,总把它与“大沙漠”、“大沙坨”、“沙窝子”联系到一起,且这些词汇早已牢牢地成为“敖润苏莫”的代名词了。当然,从地形地貌上看来,在这仅有415平方公里土地面积的行政区域,几乎百分之九十九的地表被深层的沙漠所覆盖着,从而稍早前人们常用“荒芜”、“荒漠”、“荒凉”来形容这片故土,并无一点道理。

       其实,多方学者考古早已发现,自世界上从有大规模的人类活动以来,以老哈河为主线的西辽河流域就世代繁衍生息着北方强悍先民。他们用坚韧不拔的意志力,不畏严寒酷暑、不畏恶劣的自然环境、不畏贫穷与孤苦,与这个荒漠大地建立了凝重深厚、根深蒂固、亘古不变的人地关系——生死守望。
       敖润苏莫辖区地貌及地理位置上隶属科尔沁沙地南缘。其地形与其说“沙地”,其实早已超出“沙地”之规模范畴。这里,一望无垠的沙海,座座沙山相连重叠,其更有“大沙漠”的特性特征;早在北宋元祐六年(1091年)学者彭汝励以“集贤殿修撰、刑部侍郎充太皇太后贺辽主生辰而使辽”途径老哈河(当时称土河)时留有诗一篇:“大小沙陀深没膝,车不留踪马无迹。……狼顾鸟行愁覆溺,一日不能行一驿。”(见《全宋诗》)。正是基于沙漠的这种特殊性,这里的交通、教育、医疗、民生方面相对滞后。利弊权衡之后,正是由于沙漠的另一种特殊性,,即,它特有的生态净化功能,却让这里的芸芸众生世代分享着舌尖上的美味,同时也让这里的人们自觉讲究“原生态”,推宠“原汁原味”的,并自然形成具有独特区域性地区色彩的原生态美食文化。所以敖润苏莫人一直讲求食味质量,尤其使用、食用绿色健康产品的这一社会自然现象就一直令周边市民举手称道。
       敖润苏莫苏木地处古老的老哈河畔,考古学者发现,这里曾经古道绵延纵横,驿站星罗棋布。这里有“不留痕迹”的草原文化特点,还仍有兵戎铁骑的征程印记,依稀可见,且历史悠久。环望四周,细心史学者观察到,周边30--100千米近距离内有近万年前延续到三千年前的七种考古学文化点,敖润苏莫被环抱当中:小河西、兴隆洼、赵宝沟、红山、小河沿、夏家店下层,夏家店上层文化。这些遗址的发现填补了我国东北地区新石器时代考古编年的空白,将中国北方新石器时代的编年史向前推进了3000年。因为这里的考古学文化谱系齐全,脉络清晰,没有缺环,被学术界誉为“中国北方乃至东北亚地区史前文化研究中心”,是文明太阳升起的地方,龙祖之源、华夏第一村、中华祖神。一个个耀眼的光环,敖润苏莫应被围在其中。
       世代“逐水草而牧”的草原远古先民曾经在这里过着采集,渔猎,游牧兼简单的农耕归隐或半归隐生活。古代先民曾在这块神奇的大漠里远离战事,过着平静、收心、归隐生活,追求着与世无争的平和日子。不过,每遇战争纷乱的年代里,这里也是持各方“不同政见者”的聚集处,自然成为兵家必争之地。特殊的地理环境造就让各路英雄列强在这里能够巧妙地躲避敌对各方强势锋芒,能够很好地积存自己实力,最终能够保护自身安全的理想战略要地。所以这里曾经不乏有匪患出没,也有官兵剿匪,更有正义与邪恶的冲撞。
很多专家学者一致认为,敖润苏莫地方正是以北方民族为代表的草原文化和以汉族为代表的农耕文化的碰撞和融合的交错地带。从自然物质资源、自然生态环境来看,敖润苏莫区域是典型的草原风貌特征,历史上,这里一直活动着以游牧民族为主,也包括从事采集、农耕相结合的北方强悍民族部落。
翻开沉重的历史书卷,敖润苏莫区域曾生活着匈奴、东胡、鲜卑、乌桓、突厥、库莫奚、契丹、室韦、蒙古、女真等草原强悍先民.他们以“游牧”的主要生活方式世代在这块区域里繁衍生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