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选萃
山丹丹开花红艳艳
中国敖汉网 类别:文史选萃            阅读:3821      作者:田兴久      日期:2015/7/29

 

       献礼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8周年,我在老挝当兵的日子。

 

山丹丹是什么植物,开什么花,我并未见过,但我在老挝当兵时,连队的播音喇叭里经常播放《山丹丹开花红艳艳》这首陕北民歌。如今,每当我听到这首歌,那热情奔放、优美的旋律,仿佛把我带进了科幻中的“时光隧道”,又回到了44年前在老挝当兵的日子。

  1971年,我参军入伍不久,我们团接受了去老挝修建北线公路的特殊任务。当时,印度支那正是战火纷飞,越美战争处于升级阶段,美国已把最新式武器B-52型轰炸机、钢珠弹、菠萝弹、磁性感应弹等都用在了越南战场上。老挝虽然是印度支那的第二战场,我所在的部队又不参与战斗,但是在部队出发之前,干部战士们还是做了最坏的思想准备。

  我上初中时,地理老师曾经给我讲过有关老挝的情况,说老挝打仗还使用长矛、大刀,过着刀耕火种的原始生活,当时认为老师的描述有点夸张。但是,当我置身处地时,才感觉到老挝的经济建设是人难以想象地落后,与中国相比大约也得落后一个世纪左右。老挝是个多民族的佛教国家,释迦牟尼是他们的偶像,寺院是学校,和尚是知识分子。那时老挝的工业也不发达,农业生产的确是原始的刀耕火种。

  我们连队驻扎在离国境线不远的一个山脚下,我们从山上砍回竹子、树木搭起了简易的营房,并在营房前平整出一块训练场地。当时,部队生活条件非常艰苦,我们又来自北方,特别难以适应那里的水土和气候。老挝是中亚热带气候,一年只分旱季和雨季,雨季几乎天天下雨,旱季气温高达39度左右。由于天气炎热,加之蔬菜供应不上,时间不久战士们便手脚剥皮、嘴唇干裂、饮食减退。比起恶劣的气候,更难对付的是吸血的蚂蟥、花斑蚊和黑蛾子,它们的嘴里能分泌一种麻醉剂,当你发现皮肤流血时,它们早已逃之夭夭了。咬人最厉害的是有一种黄蚂蚁,当你上山砍伐树木或者竹子时,成群结队的黄蚂蚁便集聚在一起,将你包围起来,像是有组织似地发起进攻,这也许是昆虫保护生态环境的一种天性吧。

  老挝虽然贫穷落后,但自然风光还是很迷人的。那里有无人涉足的原始丛林,时有出没的獐狍野鹿和虎豹熊猴,还有茅竹林、野芭蕉、棕榈树等许多叫不出名的热带植物。特别是老挝人那古装戏般的服饰,具有民族特色的风土人情,置身其中,让你不清楚究竟生活在什么年代。

  人在异国他乡,未免有些“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之感。但是,在那艰苦的岁月里,使我难以忘怀的是水乳交融的干群关系,亲如手足的战友之情。部队进入紧张的施工后,由于劳动强度大,加之天气火热,干部战士的体力消耗很大,病号也一天比一天多了起来。我们连队担负的是加工石料的任务,为了保证施工任务的顺利完成,连队除了努力改善生活条件外,还加强了思想政治工作。我记得当时连队的思想政治工作开展得非常活跃,节假日干部战士一起表演文艺节目,开展体育活动,出板报、办专栏,宣传好人好事。战士生病了,连队干部送药、端饭。每天深夜无论是刮风下雨,值班干部总是到各班看一看,给战士盖好被子。战友之间更是亲如兄弟,每当接受一项新的任务时,党员和老兵总是承担最危险,最艰巨的任务。那时我们的津贴费每月只有几块钱,会吸烟的买烟钱都不够,但是当得知那个战友家里生活有困难的时候,大家总是凑点钱偷偷给战友家里邮回去。

  记得有一次八班副班长带领我和四川老兵搭彩门,欢迎中央慰问团。我们进山砍竹子准备材料,那天下午,天气特别闷热,又加上草深林密,还没到半山腰,衣服已经全湿透了。当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我们的身上爬满了蚂蟥,一群黑乎乎的蚊子也将我们围住。八班副担心我和四川老兵被蚊虫叮坏,就命令我俩带上砍好的竹子先下山,他再砍几根随后就到。当他拖着几根竹子疲惫不堪地从山上下来的时候,脖子和脸都被蚊子叮得肿了起来,第二天,他因被传染上了急性虐疾住进了医院。

  部队完成任务回国后,我与一起参军的战友先后退伍回到家乡。44年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有的战友因病已经离开了人世,自己因为年龄大了,当兵的那段记忆也已渐渐模糊,但是《山丹丹开花红艳艳》这首民歌,却始终在我脑海里回荡,每当听到那熟悉的旋律,便让我想起了当初在老挝当兵的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