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原创
送不出去的红包
中国敖汉网 类别:小说原创            阅读:2667      作者:高庆利      日期:2015/9/12

建仁的父亲这段时间总是胃疼,到医院一检查发现胃里长了一个息肉,需要尽快住院手术。虽然医院床位出奇的紧,但建仁通过关系不仅顺利让父亲住上院,还找来这家医院乃至全市最有名的消化科专家郑光磊医生为父亲主治。

父亲入院第二天,建仁就把500元钱塞进了红包。他站在走廊里走过来晃荡去,终于看见医生办公室就郑光磊一个人,才走进去,塞红包的时候也显得很自然:“我父亲还得你多多费心了。”可是郑医生笑着从口袋里取出红包简单说了一句:“这个还给你,你父亲是我的病人,尽心是应当的。”建仁还想再塞,听见门外有脚步声,便退了出去,回到父亲的病床前,看着父亲腊黄、憔悴的脸叹了口气。父亲明天就要手术了,这红包没送出去,建仁觉得心一点都不踏实,谁不知道红包、回扣是医药界的潜规则,可这个郑光磊他装什么呢?

当天晚上,建仁打听到郑光磊的住处,按响了郑光磊家的门铃,郑医生开门看到建仁,眼神依旧的冷峻,就连笑容中都有一点严肃的味道,让自以为经风历雨的建仁有一点没底。建仁开口道“我来问问我父亲明天手术的事,在医院,您忙,有些话,让我父亲听到也不好”开头,这样的托辞也算是名正言顺的。

郑光磊一边给建仁倒茶,一边说:“病人的身体和精神条件都不错,胃息肉切除也不算是大手术,至于是良性或者恶性,要等切除之后的病理报告。你要做的是尽可能安慰你老爷子并给他信心。”谈话就这么不咸不淡的进行,但建仁的心思始终在那个红包上,他一直相信花钱买平安的理,这些潜规则的事,你不遵守着履行,人家说你不懂道理是轻,重的出现什么后果都难以预测了。建仁终于取出红包,话还没说,就碰到郑光磊冷竣的目光:“我说过,你父亲是我的病人,尽心是应当的。”建仁感到他的血仿佛冲到脑门,这郑医生怎么能这样,一点不通人情,简直叫人难以理喻。

从郑光磊家出来,建仁就想:他郑大医生为什么偏偏不收这个红包呢,莫非他嫌送的钱少?想着想着,就咬牙切齿起来,要不是老爷子的命运掌握在他的手上一定把这个郑光磊给告了。

父亲的手术如期进行,建仁在手术室门口等得十分焦燥,他觉得自己选择郑医生为父亲主刀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手术进行了一个小时左右,门开了,郑光磊把口罩摘到一半,见到建仁对他说:“手术很顺利!”。术后的几天,郑医生每天都来查房,仔细问询、检查父亲的康复情况,并且带来了肿瘤是良性的消息。因为忙于照顾术后的父亲,红包的事,被搁浅了,但是,只要建仁一碰到口袋里那红包,他就不自在,建明暗地里下决心,一定要把这个红包送出去。

父亲出院的前一天晚上,建仁往红包里又添了500元钱,再次来到郑光磊家,还是郑医生开的门,看到建仁眼神仍然的冷峻。“我是来感谢您的,这次,全靠您了。”建仁边说边把红包放到茶几上。没想到这回郑光磊火了:“拿上你的钱,滚出去!”建仁一看这阵势有点不知所错,两个人都僵持在那里。最后还是郑光磊打破了这份沉默:“一直以来,我都认为健康才是最珍贵的,而这么珍贵的东西,正是由我们医生去守护的,钱是买不来健康的。你一定会认为我是假正经,其实,一些所谓的潜规则,都是让个别不遵守职业道德的医生给妖魔化了,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在利益和责任之间,我们还是要坚守那份责任,你说是吧。”听完这些话,建仁只好捡起红包,不好意思地离开了。

从郑光磊家出来,建仁感觉心情舒畅了许多,他抬头看看天,一轮明月在空中静静地挂着,皎洁的月光洒满大地就连那些数不清的繁星都显得格外的灿烂、格外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