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选萃
另类猜想兴隆沟
中国敖汉网 类别:文史选萃            阅读:3361      作者:张永波      日期:2015/9/27

东郭子问于庄子曰:“所谓道,恶乎在?”庄子曰:“无所不在。”东郭子曰:“期而后可?”庄子曰:“在蝼蚁。”曰:“何其下邪?”曰:“在稗。”曰:“何其愈下邪?”曰:“在瓦甓。”曰:“何其愈甚邪?”曰:“在屎溺。”东郭子不应。——《庄子·知北游》。

先把经典放在一边,粗说题目中的两个核心词语:猜想、另类。占主语地位的是“猜想”,为了最大程度地把“猜想”拉近历史真实,笔者强调一个问题:即古人的思维、思想是朴素的,具象直观,发乎于心,出乎于性,绝少掺杂雕饰成分,极为趋近于自然,这是史前文明的魅力。所以先入为主是对史前文明的最大尊重,尤其不要把宗法社会形成的伦理、道德、礼仪、风俗赋予上古文明,只有这样,或可得其真谛。“另类”二字则是此文的一大特点,加上双引号有着重强调之意。如果没有以上啰里啰嗦的阐述,笔者认为的“朴素历史观”设为铺垫,会有大量“砖机”供应“拍砖”者武器,笔者唯恐承之不及。但有此交待,“另类”则可忽略不计。

兴隆沟”与“兴隆洼”虽一字之差,空间距离也不过区区十余公里,但时间相差竟达到三千年之久,不得不再次为“时间的伸张性和广延性”大感其慨。

兴隆沟遗址属红山时期文化,距今八千年的“碳化黍粟颗粒”和壬辰年发掘的“红山陶人”已经博取大众眼球。因无文字记载,这两种出土实物已被成功猜想演译。笔者曾对兴隆沟的大部分考古资料进行熟读,想从中猜想一二,后来发现“黍粟”“陶人”已被人捷足先登,吾非专家,无缘加入“圣物”猜想之行列。但面对兴隆沟众多出土之物,强烈的天马行空般的想像欲罢不能,只好再次以淘宝者心态进行过滤,终于在一件关注度不高的陶塑器物上锁定目光,并以此展开大开大阖的联想,是否有些理,望诸君见仁见智。抱拳!

到底是什么东西?见文前引图——陶塑三人像!考古界为其定名“三女庆丰像”。这是个唯美、富有诗意、烙上了农耕文明印迹的名称。果真如此吗?不敢苟同。另起一段!

古人群交图!

绝非为扰乱视听而制造噱头,可以肯定地说,这是中国最早的、最生动的、最体现古人意识形态的性崇拜实证。

塑像中三个人物背面围坐,上肢搂合,最为夸张、最有写真意义、最体现古人想象力的便是三人像的肥大的臀部,这正是古人崇尚生殖的一大实证。他(她)们在干什么?群交!别把这个词与无耻联系起来,远古人类几乎没有羞耻概念,也没有余力来谈羞论耻!我们知道,上古时期自然条件恶劣,生产力极为低下,食生衣草,乏医少药,野兽隐没,加之部族间侵斗稀松平常,能活下来已经很伟大了,所以“人”是最重要的物质储备,“人多力量大”在那时体现得最为淋漓尽致。生殖是伟大的,值得崇敬、值得景仰的,因此生殖高于一切,对于性的崇拜是第一位的,形成了远古文明的一大奇观。所有“兴隆沟人”没有一个是谦谦君子形象,没有任何部族成员羞耻于谈性,部族内上演着各种形式的性仪式,---渔猎归来、天降异相、战争得胜、外出脱险,甚至在发生某些病患灾难之时都会以部落交媾的形式庆祝或祈禳。从某种意义上说,上古历史的发展就是绵长的人类生产史、性爱史。生殖崇拜、性交崇拜与生殖器祟拜构成了性崇拜的主要内容。恩格斯曾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文中认为人类社会和历史发展的决定因素有二:一是物质资料再生产,一是人的再生产。这与中国“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的道理如出一辙。在这里是时候说一下引文《庄子·知北游》的用意了。东郭子问道,与庄子一问一答,东郭子问:道究竟在哪里呢?庄子的回答令人瞠目结舌以至作呕:大便里也有道!这种回答却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思考事物的便捷途径,大道理在人们不屑关注,不耻提及,不敢言及的现象之中。辟如兴隆沟里的群交三人像。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经典——《易》学的圆形天象中,最基本元素就是阴阳,以“- -”代表阴爻,以“—”代表阳爻,而这一阴一阳就是从女性和男性的生殖器演化而来,“- -”代表女阴,“—”代表男阴,所谓“一阴一阳之谓道”,其理不说自明。阴阳组合,产生了“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几何极数分裂效果,先成四象,四象相交而成八卦,八卦变演成世间万物,看来,老祖宗创造文化时始终是讲究实事求是的。

数千年来中国都在讲究“礼仪廉耻”,但在“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这样严厉的性禁锢社会中,仍然可以看到性在推动历发展中的巨大作用,对此人们虽然讳莫如深,但脉络却清晰可见。

“龙”是华夏图腾,它有着造就世间万物的能力。龙生九子,按理说,九个孩子不算多啊,计划生育之前,生十个八个孩子是寻常之事。但这里隐含着一个传统文化元素——“九”。易学中“阳极用九”,事物发展的顶峰就是九,九比千万要多要大,而九的运用只限于龙,可见我们祖先在创造龙的时候,不仅给它呼风唤雨、统御八荒的能力,同时还赋予它强大的生殖本领。谢肇淛在《五杂徂》中写道:“龙性最淫。故与牛交则生麟,与豕交则生象,与马交则生龙马,即妇人遇之,亦有为其所污者。”麟、象、龙马都是瑞兽,古人对龙的无与伦比的生殖能力给予大赞。后来龙在人间的儿子,也就是皇帝继承了他的这一特权,可以统御庞大的妃嫔群体,所谓三宫六院七十二偏妃。据史载,拥有妻子最多的是唐玄宗,多达四万余人,以至于安史之乱后,留下了“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的深深寂寞与凄凉。真真羡煞当今众多“屌丝青年”。

我们不妨把镜头转换到兴隆沟时期。在一次渔猎中,兴隆沟先人收获了大型猎物,或野猪、抑或鹿、野马、狼、虎。饱飱盛宴,筋血坦然,见天色已晚,月上东山,族中巫师向长天吹颂骨笛,祈祷平安。男男女女跣足而舞,热烈欢快的场面刺激了身体性荷尔蒙的生发,兴奋而不可抵制,不由得互相搂抱蹈舞,进而相交而合,不遮不避,如吃饭睡觉一样随便自然。而这一次族群聚会为明年的新人孕育诞生提供了良好的契机,这是族群的新生。为了纪念这一事件,或在第二天晨曦微露之际,或在太阴合望之时,或在新生儿降临之日,族里的能工巧匠把这一群交时刻用泥土、用砾石、用玉料、用骨骼记录了下来。这个“群交塑像”的产生极富浪漫色彩、极有纪念意义,是人类进程中对性崇拜的最好例证,可以歌咏之,可以祷拜之,可以研究之。日本的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出土过被他们称为“陶祖”或“石祖”的男性生殖器模型,日本学者骄傲地称这是有别于中国新石器时代的一大考古特征,自豪之情溢于言表。孰不知,兴隆沟出土的群交塑像比之内涵更加丰富,只是“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我们不屑于张扬而已,专家也作“王顾左右而言他”之态了!

时至今日,在西南民族中祭祀央婆、央公的活动中,有人喊一声“交配”,有人答一声“繁荣”,这就是生殖崇拜的真谛。在兴隆洼地区婚礼当天也有欢快的闹洞房仪式,笔者曾记得一些祈祷人丁兴旺的祝词,如:“一盅酒浇新人,丫头小子一大群”、“一盅酒泼房笆,养活孩子会叫妈”、“一盅酒浇窗台,丫头小子一块来”、“喜糖给的多,男的女的一被窝”等等,这对于“乳臭未干不谙风月”的新郎和“养在深闺人不识”的新娘子来说,既有挑斗意味又有对传宗接代强烈渴望的祝词勾起了大婚男女欢爱的欲望,谁能说这里没有生殖崇拜的影子呢?

在国外的众多文明和习俗中,性崇拜直到今天仍随处可见。试举两例。印度被称为与中国齐名的四大文明古国,印度教中盛行林伽崇拜,林伽是男性生殖器形象,象征湿婆神。林伽呈勃起状,以约尼为底座,约尼是女性生殖器像,象征湿婆的妻子。这种配合的含义是:阴阳二性永远不离,阴阳交合即万物的总体。信徒们用鲜花、清水、青草、水果、树叶和干米供奉林伽。印度史诗《罗摩衍那》记载湿婆与妻子做爱时,一次就达100年之久,中间从不间断,精液喷洒而成恒河,孕育了印度文明。我们的近邻日本,每年都会举行盛大的生殖崇拜节日。这一天,无论男女老少汇聚到一起,人们抬着神的性器官象征物游行,一方面为了驱邪,一方面以此表示对神的崇敬,让神快乐,俗称“神乐”,场面极为热烈场景极为震撼。

 写到这里,笔者感觉内心无比严肃,无比恭敬,何来“另类”二字,哪有肮脏可言,所谓“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自己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