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原创
黄金人写的黄金小说《狗头金》05
中国敖汉网 类别:小说原创            阅读:1504      作者:王春晖 宁伟然       日期:2015/12/29

 

 

第二章


(二)

  和金旺相比,马爷还不算金窝子镇最有钱的主儿。整个金窝子最有钱的户子应该数金旺。别看有钱,可他却是个把钱看得比命还重的人,是个宁舍命不舍财的吝啬鬼。他攥着金子,却过着非常清贫的日子。可以说,他吃的不像吃的,穿的不像穿的。他的家处在金窝子镇的黄金地段,不论是房子还是院墙都是泥垛的:正房十间,厢房二十间,整个布局就像老北京的四合院,房顶和墙头上的草有一人多高,看上去破败不堪,院子里的东西摆放得杂乱无章。屋里的陈设更是简陋:家具是老辈子留下来的那些掉了漆长了锈的破烂玩意儿,炕上堆着两套行李,虽然不脏,却也是补丁摞补丁,看不出最初的颜色,就连金旺天天枕着的枕头上也缀满了补丁。金旺这辈子最爱听的话就是别人说他没钱,越说他穷,他听着越舒服,这个爱金如命的丑男人在两个方面还是比较大方的:一个是女人,另一个是他的两只大狼狗。除此之外,谁也别想从他身上捞着半点油水。

  金旺家的门外是一条街,这是金旺家自己的街。街面上有金旺开设的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两层洋楼大酒店,还有他开设的赌场,赌场的名字也很特别,名叫“输不了”,金窝子是名副其实的制造游手好闲人的机器,他们的智力也受到了伤害,连玩耍的能力也降到了最低点。他们通宵聚在一起,用一枚“大钱”做赌具,以猜“字”和“闷”赌输赢。他们对这种拙劣的游戏达到了痴迷的程度,许多人输掉了手中所有的余钱。他们认为这种游戏很有魔力,他们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地重复着这种游戏,把刚刚到手的黄金很快就脱手了:黄金从口袋里拿出来,就像信手抓一把泥土一样,仅留一小部分用来交换商品和粮食。

  赌博的人都是当地的淘金人,还有外地来的那些没家没业的在金旺矿上干活的光棍儿,他们把辛辛苦苦挣来的钱,通过嫖娼或者是赌博的方式又重新送到了金旺的手中——这就是金旺和其他金把头相比的高明之处。

  金旺给他的妓院也取了个高雅的名字,叫“福春院”,这里聚集着四五十个从各地雇来的妓女。这些妓女都是金旺玩剩下的“残品”。这里的生意一年四季都是最红火的。金窝子不缺金子,不缺银子,最缺的是女人。这里到处都是淘金的男人,金窝子镇的淘金汉能像马宝山那样到了四五十岁还能讨着老婆的实在是少之又少,大多数都是注定的铁杆光棍,没有人愿意跟这些整天在泥里摸爬,在石头缝里求生的男人们共度一生。

  这条街上还有许多做小买卖的生意人,这些都是金旺的七大姑八大姨,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别说在他的地盘上做买卖,就是站的时间长了,金旺也不会让他们白站,那得掏钱!当然了,金旺的亲戚也不是白占他的地皮,也得给他金子,往往是一年或者半年一次性交清,用金旺的话说,那叫抽成钱。金旺收着钱,亲戚们还得有搭不完的人情,每当人们交“抽成”钱的时候,金旺就会撇着嘴,说:“要不是看在实在亲戚的份上,你交这么点儿金子就行了?我跟你说,这地儿要租给别人,他最少得再多交一半!——你们偷着乐去吧!”

  街的尽头是金旺的选矿厂。这是一座规模很大的选矿厂,每天能处理十几吨矿石,这在当时,别说金窝子镇,就是全国也是屈指可数的。当时的金窝子曾经有过“日出斗金”的传说,这个传说就是从金旺家传出去的。可是,金旺却从来没承认过酒店、赌场、选矿厂是他开设的,他一直对外宣称是他的朋友投资开办的,他只是替朋友管理而已,对于他的谎言,整个金窝子人都心知肚明,也没人敢跟他较真儿。

不管见到谁,金旺都会一嗫牙花子,愁眉苦脸地说:“哎哟哟,这可怎么好?这么大个摊子,朋友又撒手不管了,不接着干吧,瞎了,接着干吧,又没本钱,这才叫捆着发麻吊着发木呢!”

不管他怎么说,就是没人接茬儿。人们把他的话当成了耳边风,狗放屁,都知道他整天狗念穷秧的目的是怕露富,怕遭金匪们抢劫。

金旺家雇了十几个打手,他的管家就是他的贴身保镖,他才不需要有人给他当管家呢,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他自己,他谁也信不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