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原创
黄金人写的黄金小说《狗头金》07
中国敖汉网 类别:小说原创            阅读:1408      作者:王春晖 宁伟然       日期:2015/12/29

 

第三章

(一)

  金旺刚进屋,胡管家就匆匆忙忙地进了屋,一副天要塌下来的慌张神态。

   “金爷,不知咋了,从打昨天起,欢欢和乐乐不吃不喝了,整天乱哄哄地叫,东南西北地跑,可能是思春了。”

  “思春就思春吧,过了这阵子就好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又不是第一次这样!”金旺早就知道每年的这个季节,两只狼狗都会有这种现象,他早就习惯了,因为当地没有像样的狼狗,再加上金旺也舍不得让他的爱犬跟别人的狗走秧子。他的理论是:“连我都是日别人的主,别说我的狗了,就是我家的耗子都得看住了,不能让外面长屌的给日了!”

  所以欢欢和乐乐直到今天还没开怀生育过,有欲望也得忍着。

  胡管家说,这回不是那回事了,两只母狗好像思春思得厉害,都不吃不喝了,再这样下去,两只母狗小命不保了。

  金旺一听,两条爱犬的生命出现了危机,着了急,“怎么办呢?咋也得给她们找个好主儿呀,这要跟了那些破烂狗,不瞎了我的宝贝了吗?那才叫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呢!”金旺把人们说他的话用到了狗的身上。

  就在金旺一筹莫展的时候,胡管家给金旺提了个醒,说乌爷乌力夫最近弄来了一只外国狗,小狗不大,就是管事儿,长得也带劲。

  “欢欢和乐乐那么大的个儿,他的狗长得那样矮小,那也配不上呀!”金旺急着急着,竟然急乐了。

  胡管家不着急,又给他提供了一条信息,他说,乌力夫的门前也拴了两条大狼狗,听说那是一对公狼狗,这不正好配对吗?不过,乌力夫有言在先,想借他的狗种,一百克黄金一克不能少!

  “一百克金子?哼,我出的是母子,他出的是公子,我的母狗让他的公狗过足了瘾就吃老亏了,还能倒贴?再说了,他乌力夫这么做也不讲究啊,他什么时候看见女人倒贴了?”

  “金爷,这跟男人和女人不一样呀!”胡管家说。

  “那咋不一样?都是一回事嘛。”

  “狗和人哪能一样呢!狗可不知道那么多道理呢。”胡管家还在取笑。

  金旺来到选矿厂,见着这两只正思春的狼狗,心里特别难过,他摸了摸这个的头,又抓了抓那个的爪,两只狼狗撕心裂肺地叫着,那种前蹿后跳的躁动,让他想到了自己发情时的感受。

  回到家,他拿出了一百克黄金,打发管家给乌力夫送去,他要借一回乌力夫的狗种,解决一下欢欢和乐乐的燃眉之急。

  时辰不大,胡管家沮丧地回来了,说这个交易没做成。理由是乌力夫怕欢欢乐乐用过了劲,伤了他的大狼狗。

  金旺气坏了,他敲着桌子大骂乌力夫小气,骂他不是人。但是骂归骂,为了他的宝贝狼狗,金旺还是不得不低下头,亲自到乌力夫那儿说情。

  乌力夫,蒙古族,是个精明的金客。他的家在金窝子镇东南角的一个长满杂草的地方,是个典型的蒙古包。

  距离蒙古包不远的地方,有一座不太高的山,山坡上有个铁架子,那就是乌力夫的矿井。

  乌力夫是个靠实力打天下的人,年幼时练过武功,靠着一身功夫只身来到了金窝子镇。金窝子镇也不是什么人想来就能来得了的,想下井干活容易,想当个头头脑脑的可不容易。因此,乌力夫刚来的时候,每天都得打几架,常常被打得头破血流。他才不怕死呢,他说既然我乌力夫敢来,就早把脑袋掖到裤裆里了!他说话很少,一副黑黑的脸总是拉着,高高大大的个子,一双小而亮的眼睛透着让人发憷的亮光,乌力夫靠着拳头渐渐地在金窝子落了脚,现在还有了个小井口,并且有了一些起色。

  自从踏上金窝子这块陌生的土地,让乌力夫受气最多的就是金旺。这个恃强凌弱的丑汉,没少收拾他。他永远也忘不了金旺曾经派人暗杀过他,幸亏那天晚上他恰好睡在水缸里,才躲过了一劫;他永远也忘不了金旺曾经派人抢过他的金子,使他血本无归;他更难忘,金旺曾经把他的爱妻抢去当了小妾,没过几天又把他的女人送进了福春院……乌力夫与金旺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这么多年,每当他倦怠的时候,他都会立即醒来,督促自己,尽快地发起来,把金旺打得落花流水。

  乌力夫一直没找到复仇的机会。他们井水不犯河水,各干各的活,各淘各的金。金旺早就把那些事忘到九霄云外了,他欺侮人欺侮惯了,那点儿小事对他来说微不足道,他根本就没把这些事放在心上。

  现在,金旺终于低三下四地亲自求他来了,求他的原因又是那样的简单而又可笑——只是为了满足他的那两条狼狗的兽欲。

  乌力夫早就铆足了劲,不管他金旺出多少金子,乌力夫就是不借这狗种!

  出乎乌力夫意料的是,金旺虽说是求乌力夫的,却一句软话也没有,好像是来下令的,他说:“我的爱犬这两天要走秧子,听说你那两条狼狗不错,借我使使,等我家的欢欢和乐乐下崽以后,给你两个小狗崽。”

  “我家的狗多了,啥样的都有,不想再要了。”乌力夫用很生硬的汉语,板着脸答道。

  “嗬,你这么大的家业还能少了这玩意?”金旺三角眼微微地往上一挑,“要说你能有这么大的家业,还全仗我了呢!”

  一听这话,乌力夫的肺都快气炸了!他还有脸提呢!乌力夫的脸色很难看,他一字一顿地问道:“我仗你啥了呢?”

  “你看看,你看看,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当年你光棍儿一条来到这金窝子镇,这金窝子姓啥?姓金!你忘了吗?”

  “你把它叫答应了,叫答应了,我立刻卷着行李走人。”乌力夫也不示弱。

  “话可不能这么说,别说金窝子镇的人,就连庙里的泥胎儿都清楚这事儿!你还想耍赖吗?”金旺火冒三丈。

  “你还敢说整个大清国都是你们金家的呢,谁信呢!谁听你的呢?”乌力夫也咄咄逼人。

  胡管家凑到金旺跟前,耳语道:“金爷,别跟他较真了,咱们不是跟他较真来的,是借狗,借狗!”

  金旺这才缓了缓语气,两只手往下一呼哒,说:“咱也别较这个真儿,以后有的是机会较真!其实呢,我找你借狗种,我吃老亏了。”

  “哦,你吃什么亏呢?”乌力夫说。

  “怎么不吃亏?我的欢欢和乐乐到现在还是金枝玉叶呢,连花还没开过呢。”

  “那你就留着吧,什么时候开花再来借狗种也不迟。”乌力夫的脸色依然很冷。

  “嘿,借不着狗种,我的爱犬还怎么开花?亏你想得出来,我的爱犬跟了你的大狼狗,让你的狼狗过足了瘾,这还不算,还打了籽儿,留了种,你说是你亏还是我亏?”

  “我那狼狗的种儿可是比金子还贵呢,有的狗拉拉了一辈子连一个籽也没拉拉出来,就别说什么种不种了!”

  “你——不借就不借呗,怎么能骂人呢!”金旺气得脸都绿了。

  “哎呀,你这人,也太小家子气了,我说的是狗,又没说你,你又不是狗!”直到这时,乌力夫的黑脸上才呈现出一丝得意的亮色。

  没借着狗种,倒被乌力夫数落了一顿,金旺气得走路都铿铿作响,走到乌家大门口,乌力夫还特意牵着狼狗相送,看着那两条油光水滑的大狼狗,金旺差点儿气炸了肺!

  回到家,看着那两条被情折磨得狼狈不堪的爱犬,金旺不得不降低了爱犬下嫁的条件,把马宝山和张嫂两家的普通大狗拉到了金家,总算成全了欢欢和乐乐。

  马宝山家的狗特别普通,普通得只能看家望门。但是,它和张嫂家的狗一样,都是非常仁义的,平时从不偷嘴摸馋,马老太太特别喜欢这条狗,可是,金爷相中了,马家人又不敢说不中,只能眼瞅着让金家人牵走了。

  狗前脚刚走,马老太太的心就悬了起来:刚刚得了块狗头金,自来没地方搁呢,现在又没有看家望门的了,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可怎么办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