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原创
黄金人写的黄金小说《狗头金》14
中国敖汉网 类别:小说原创            阅读:4262      作者:王春晖 宁伟然      日期:2015/12/29

 

第五章

(一)

  到了后半夜,马家的大火才渐渐地小了,没烧透的地方还冒着呛人的烟。这时,雷鸣电闪,瓢泼似的大雨顷刻间把整个金窝子镇糊住了。

  雨骤停,空气中散发出泥土的清香,好像刚刚发生的不幸只是一场噩梦。

  当夜幕刚刚嵌出一条小缝儿,伸手还分不出五指的时候,马家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几乎所有的人都对这个烧成废墟的院子产生了无边的遐想,都认为只要伸手一拨拉就有可能摸到那块令人垂涎三尺的狗头金。马家的院里院外成了一个无声的战场,每一个到场的人无不立即投入这场抢夺狗头金的战斗。贪婪的人们就像一群蚂蚁盯在废墟上,啃噬着马家的每一块土,每一粒石。尽管不时地传来他们被浓烟呛得不断咳嗽的声响。

  就在这时,金旺带着十多个人,每人拎着一根两尺来长的撬棍,心急火燎地朝马宝山家走来。离老远,金旺就嚷嚷着:“咋的?想抢啊?起哄啊?起哄不是你们这样的!让开!让开!让开……”

  手下的人举着撬棍,逢人便打。人们吓得纷纷后退,不敢再往前凑,每个人都怀着一颗万分不舍的心,由摩拳擦掌的梦想者变成了万般无奈的围观者。

  站到废墟上,金旺禁不住倒吸了口冷气。他踮起脚想再往院子里细看看,怎奈人太多,他的视线根本够不到那么远。他假装哭腔地喊道:“唉,宝山呀宝山,你瞅瞅你瞅瞅,这块狗头金咋把你祸害成这样?你要早点出手能到这步田地吗!”

  “他要是早点卖给你也许就不会招来这飞来横祸了!”人群中有人揶揄道。

  “卖给我?哎呀呀,我哪儿买得起呀,你就是榨干我的脊髓,也榨不出这么多油啊!要说狗头金那可真是个好东西,我也喜欢。唉,没钱呀,这要有钱还用得着你说吗?”金旺把牙花子嗫得“滋滋”生响。

  “啊,宝山呀,想不到你死得这么惨呀!”金旺竟然还挤出了几颗鳄鱼泪,不可否认,金旺才是最出色的演员。

  天渐渐地亮了,山坳间弥漫着浓浓的雾。太阳犹如一个淘气的孩子从山坳间蹦出来,最先露出红红的笑脸,没一会儿,又钻进了浓雾里,嬉戏了一阵儿,这才伸出火红的手将浓雾推开。于是,雾淡了,纱一样地弥漫开来。

  就在人们探头探脑,东张西望,窃窃私语之际,有人喊了声:“马爷来了!马爷来了!”

  马爷一下就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人们都想看看,平时连眼睫毛都是空膛的马爷如何处理马家的这档子事。

  人们很自然地闪出了一条通道。马爷神情严肃地拄着拐杖,目不斜视地进了院。此刻,马爷的心已经到了冰点,那种由惋惜而生出的万般怨恨,猛烈地撞击着他的心扉。

  这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他早就跟马宝山说得明明白白。可是,马宝山却把他的话当成了耳边风。一句话,马宝山从来就没瞧得起他这个老叔!现在可好,真就照着他的话来了,一家人真弄了个死无葬身之地!想到这儿,马啸天气得咬牙切齿,牙巴骨生疼。事到如今,他一点儿也不怜惜马宝山一家,他认为这家人弄到今天这个下场是罪有应得!最让他心疼,让他夜不能寐的倒是那块早就令他牵肠挂肚魂牵梦绕的狗头金!

  狗头金哪儿去了?这还用问吗?金匪没得着玩意儿,能撤得这么利索吗?马爷仰起头,望着天,快速地眨着眼睛。又下意识地用拐杖敲了敲土块,一句话也没说,围着被烧得发烫的房框子转了一圈又一圈,偶尔,他也不由自主地停下来,撩起肥大的眼皮,用他那双犀利的小眼睛看看废墟下露出的一块烧焦的布,一块缸片,几块烧煳的玉米面干粮……

  这时,人们不知哪来的动力,一个劲地往前挤,有几次甚至挤到了马爷的身上。马爷这才叹了口气,不满地看了看人群,又下意识地往前挪了几步。

  可是,看热闹的人还是得寸进尺,一直不断地往前挤,直到马爷从鼻子里发出了“哼——”的一声,这才缩了回去。

  就在这时,金旺用眼睛的余光撇见了马爷。他赶紧从废墟上站起来,乌鼻子灶眼儿地迎了上去:“你说这事儿出的,啊?也忒暴了,谁也没想到会出这事儿!”

  马爷鼻子里发出了粗重的“哼”声,用带钩的眼睛观察着金旺的表情。

  “宝山家出了这么大的事,都乡里乡亲的住着,怎么能袖手旁观呢?咋也得帮忙往外捡捡尸骨吧?”金旺非常仗义地说。

  “啊,想不到金爷还长着一副大慈大悲的菩萨心肠!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宝山家的后事都由你操办吧!我一来年纪大了,怕劳累;二来这些日子身体一直欠佳,说实话,也缺乏精力。如果你不来,我只能尽我所能,把这家人打兑到山上,你这么一来,我的心一下就撂进了肚里,金爷的仗义是有目共睹的。现在宝山一家出了这么不幸的事,你能前来帮忙,宝山地下有灵,当感恩不尽啊!”马爷捋着胡子,非常诚恳地说。

  “哎哟哟,马爷哟,您这话也太让我无地自容了!我有这个心也没这个力呀,我家过的什么日子别人不知道您还不知道吗?我家穷得都快揭不开锅了,我哪有钱发送宝山呀!您这不是开玩笑吗?我觉得跟宝山乡里乡亲的住着,我到这看看,干多干少的就是这么份心意,我把他们两口子的尸首扒拉出来,把他家烧得乱七八糟的破烂东西翻拾一遍,能用的,我不嫌乎,不能用的,就拉去填沟,我只能帮这么大个忙,再多一点我也做不了啦!”金旺一脸苦笑地说。

  马爷又是气又是乐:“破烂儿也不是谁想划拉就划拉的,马家人还没死绝呢!”马爷突然拉下了脸,冷冰冰地说。

  这话一下就咬到了金旺的嗉子上。金旺三角眼一连眨了好几下,磕巴了好半天,这才讪讪地说:“哦,马爷,您还是马宝山的老叔呢!要不您清理?还是先济着您——”

  “嗯?我的意见是不清理,把这家人丘到这儿!”马爷非常绝情地说。

  “哎呀,马爷,您还是让金爷清了吧!这家人要丘到这儿,我还敢住在这儿吗?这不成了坟圈子了吗?”张嫂着急地说。

  马爷的话如重磅炸弹一样在人群中炸开。大家没想到平素看上去谦虚温和的马爷竟然如此狠心。马爷自个儿也觉得这话有失身份,不得不把话又往回收收:“我想找个时间清理,现在马宝山一家死丧在地,我得一个个发送吧?你看,我嫂子还在那儿躺着,那叫死不瞑目呢!”

  “哦,马爷这话说得让人听着顺溜,你没时间清理,我有时间啊,我既不跟你要工钱也不跟你讨赏钱,白干还不行吗?就算我金旺帮您几个工吧!”

  金旺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马爷最终还是磨不开情面再拒绝他,只好说:“那好吧,你慢慢地清理吧。”

  马爷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马家。

  “大伙都散吧,啊,都散吧!有什么好瞅的!”金旺朝人群喊着。

  人们陆陆续续地走开了。金旺今天的精神头非常足,人也像一下年轻了十几岁,就在他汗流浃背地热火朝天地翻失时,乌力夫来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