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选萃
地名“XX胡同”释义
中国敖汉网 类别:文史选萃      来源:政协敖汉文史委      阅读:8400      作者:邵国邦      日期:2016/6/7

       自蒙古兴盛以来,北方大地上有很多 以“胡同”命名的地方;比如,敖汉旗牛古吐乡有“德力板胡同”,木头营子乡有“乌兰胡同”等村民聚落;如此,北京城也有很多用“胡同”命名的街巷,其命名渊源其实如出一辙,大致相同。 
        “胡同”一词是蒙古语“胡都嘎”(Hudag)的音变,是“水井”的意思。所以“德力板胡同”是“四眼井”,“乌兰胡同”是“红(色)井”的蒙古语音记。笔者认为,凡以“胡同”命名的地方,历史上必是“市商”发展的主要枢纽地段;也就是说,这些带有“胡同”字样的地方表明着:曾在历史上,当时有主导地位的蒙古聚落先民在本地名(指XX胡同)地段里,在专项的“商品交易”领域中,曾经有一定规模的启始、发达、繁荣过的标记。 
         自农业兴起之后,居住在“偏内”区域的草原民族不再视渔猎畜牧为主要事业。仅此,他们多考虑军事(含围猎)和运输的需要惟多豢养马匹、骆驼为主外,不再重视大批量养殖牛羊,尤其视渔业为鄙事。从此始,“逐水草而居”不再是内地草原民族的优先选项,他们更多选定在平坦、肥沃、易耕、易牧的“甸子地”上定居生活。从而,随着社会的发展以及生产生活的需要他们逐渐改变诸如“老死不相往来”的孤立生活习性,开始以家族、家庭为单位构成社会经济基本组织,逐渐独立地成为一个物品交换主体。他们倚仗家庭占有的物品差异,尤其把家庭的多余物品通过“交换”的方式来解决生活中的“各自所需”问题。因而,“产品的交换”即“贸易的雏形”自然产生。由此,物品的交换地点与时间的约定相约相俗,自成规律:即在各家成员经常相遇的地点与时间进行“商品交换”。 
依照惯例,那时有许多地方每个居民聚落区只有大家共同饮用的一眼“胡同(水井)”,各户都从这眼水井中取水,且取水都有生活习惯所形成的固定时间。因此,井口旁便成为居民经常见面的地方,也自然地成为交换物品的地点。各户到井中取水的时间自然也成为交换物品的时间。从而那时刻起,“市场”与“水井”开始联系在一起,简曰:“市井”;“市”指交换物品(买卖)之场所,“井”指交换物品(买卖)约定的地点。
        另,商业当初兴起时,与现在的情形大不相同。此时的商人,并非各自将本求利,而维系其部族做交易。在那时,部族是“主人”地位,商人只是“伙计”角色,盈亏都有部族担负,商人只是为他们公众服务的“差役”而已。但是,商人所带的驼队,马队等“商号”、“商旅”常多以“饮马”、“饮驼”的理由入住“驿站”式地停歇于上述聚落居民地的“胡同”旁时,这些“胡同(旁)”便成“商品信息交换的集中地”,他们就在这“胡同”边毫不吝惜的探讨、闲聊中互通互知商品物流的相关需求及相关迅息。 
       《易经.系辞传》说:“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如此以往,“经济愈形进步,交易益见频繁”,这样,人们从这些“胡同”处取水也好,交换物品也罢,那个让人们常相聚、又让常相汇的这些“胡同”经过日久天长之后便成当地固定的地名了。 
         为此也可以述说,草原民族入主中原后从未脱离摒弃过世间的发展规律,他们依时务,也曾拉缰勒爵、开始羁绊战马,有意识地积极融入这个崭新世界的同时,也没有忘记根植建设于中国市场经济历史潮流中。
这一切正是几千年来中国市场力量自我发展的又一次印证性的简单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