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老榆树的故事
中国敖汉网 类别:民间故事            阅读:8696      作者:李景刚      日期:2016/10/20

老榆树的故事

作者  李景刚

清末民初时期,敖汉旗南部四家子镇南大城村一姓宋的大户人家有一棵200多年的老榆树,生长在平石砬沟梁上。当时,这棵老榆树枝繁叶茂,生机盎然。它对面是郁郁葱葱,延绵起伏,气势壮观的大青山。每当春天到来百花还没绽放的时候,老榆树已经抽出嫩绿的枝丫,露出褐色诱人的毛茸茸的榆树花,几日就变成鹅黄泛绿圆圆的“榆树钱儿”。“榆树钱儿”的寿命不长,也就20天,就变为微白色的小圆饼,随风满地飞扬,落在有土的地方,就会长出无数榆树幼苗。榆树钱儿落了,榆树叶几天就长大了,越长越绿;这些浓绿色的榆树叶在微风吹动下,发出“唦、唦、唦”的声音,好像乐师在弹奏优美的旋律,不紧不慢,娓娓动听。

  每当“榆树钱儿”果实挂满枝头的时候,也是那个年代穷人们青黄不接时节,家家没有粮食吃,而这棵老榆树的“榆树钱儿”及榆树叶便成了特有的粮食替代品,穷人们将“榆树钱儿”或榆树叶制成“散粧”或“餔拉”,用来充饥。这样不知延续了多少年,老树的“榆树钱儿”和榆树叶也不知救活了多少人。

离南大城平石砬沟东北方向40多公里处的金厂沟梁上长皋杨家烧锅,开的是红红火火。清未民初当地人喝酒,讲究喝二锅头。那时,白酒是纯粮食酿造。粮食经釜蒸馏,加曲成酒。人们发现笫二锅的酒头品质最佳,醇厚清香绵润。老烧锅酿酒遵循古法,酒味纯正。杨家以酿酒起家,家里骡马成群,大车小辆应有尽有,酒坊的伙计几十人,可以说是日进斗金,生意兴隆,成这一带远近闻名的一户大财主。但在十年前,杨家却是另一番模样,烧锅不景气,买卖平平。每当烧出的白酒,伙计都得出去换高粮,再用换来的高粱酿酒,去掉人吃马喂和伙计工钱,一年下来也挣不了几个钱。

可就在这一天,酒坊的伙计象往常一样一大早就把掌柜家各屋的水缸挑满水。杨掌柜起床后,习惯性地准备出门溜达,当路过外屋时,发现水缸的水太满溢了一地,正准备责怪伙计,他突然发现水缸里真亮儿的倒映着一棵老榆树,他以为看花了眼,情不自禁地用手划了一下缸里的水,水面起了波纹,树不见了。水平静下来,老榆树又显露出来,太神奇了。于是,他便找来了当地很有名气先生帮他掐算是吉还是凶。先生告诉他这是西南方向有一棵神树,也就是发财树找到你家了,要帮助你发财,你走运了,是大吉大利,好事!

果不其然,自打那一天起,杨家烧锅便出了名,当地十里八村的老百姓都到他家里来看稀罕景,一段时间,家里的客人是络绎不绝,最远的客人有来自数百里之多。来人不光是看景致,多半人都到烧锅的酒坊里买酒、换酒沾沾喜气,图个吉利。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杨家的买卖越做越好,酒坊越开越大,日子一天强过一天,成为当地远近闻名的富裕大户。

日子好了,杨家自然对这神奇的大水缸进行呵护,冬天怕水缸冻了,找来棉絮为它保暖,夏天为水缸枝上护栏,恐怕水缸有个好歹儿。杨掌柜的一有时间就美滋滋看着缸里清晰的老榆树倒影,心里想,十年了,这神一般的影子从何而来,是天赐的吗?他想起了先生说的“西南方向有一棵神树”一句话。他暗暗下决心,一定找到这棵发财树,要为它披红挂彩。于是,掌柜的每天安排好酒坊的的活计后,没事就骑着马去西南方向转悠,逢人便打听这棵大榆树位置。直到有一天,他来到了南大城,一个老者告诉他:“南边不远的平石砬沟梁上老宋家有一个好几百年的老榆树,4个人才能搂得过来,长得枝繁叶茂。”杨掌柜的听后,心里一喜,忙从兜里掏出几吊钱给了老者。老者高兴地把杨掌柜的领到了平石砬沟梁上的老榆树下。掌柜的一看,正是这棵梦里想了十年的发财树。真的谢天!谢地!终于找到了!随后他为了确认这棵树的真假,把随身带的红布条栓在了榆树的枝杈上。当他回到家里看到水缸时,再一次惊呆了,果然栓着红布条榆树的倒影映水缸里。

为了还愿,三天后,杨大掌柜的和他家人及伙计,赶着大车小辆,一路上吹吹打打来到南大城村平石砬沟梁为老榆树披红挂彩。大树的主人宋家父子得知后,上前与杨大掌柜的一行讨说法:“那方来的神圣?在我家的榆树上作怪?”杨掌柜的忙说:“好汉有话好说,树是你家的?”宋家父有点不爱听了,回道:“不信你可称二两棉花访一访”? 掌柜的说:“你的意思是?”。宋家回道:“树是我家的,可早就听说你靠这棵大树发了发财了,是吧?不说见面分一半吧,也得劈个红吧,你发财我沾光!”掌柜的回答说:“你看多少?”宋家大哥伸出十个手指,意为100个袁大头,少一个也不行。“这不是打劫吗?”杨掌柜的说。在场的很多人也上前说情,最终无果,弄个不换而散,掌柜的只得带领家人们打道回府。

宋家父子因没得到钱,觉得这杨掌柜的太抠门,发了那么大财要点喜钱都不给,很是生气。一家人琢磨着,你发财不是靠我的大树吗,我把老榆树祸害死,看老杨家后悔不后悔。于是,宋家将老榆树树身的皮扒了,晾干压碎做了成了榆树面。营子里许多人看了,也乘机来扒榆树皮,摞榆树叶,没用几天,好好端端的一棵老榆树,树皮被扒光,树叶被摞净。不久,这棵枝叶茂盛的老榆树便失去了昔日的容颜,在一个初夏的时节,一棵生长200多年的老榆树,就这样死在了平石砬沟梁上,令很多人痛心不已。

再说,杨掌柜的因给老榆树挂彩受阻,在家郁闷了好几天一直没出屋。这天早晨,伙计象往常一样打满各屋水缸里的水,却发现外屋水缸的树影不见了,并告知了杨掌柜,掌柜的看后一着急,得了一场重病,差点没过去。自打这棵老榆树死了以后,杨家烧锅的买卖大不如从前,生意越做越小,眼瞅着就要做不下去了。 

第二年,正直五方六月薅地、耪地已结束,庄稼人就等老天爷下雨。谁料,老天爷不下雨,却下起了鹅毛大雪。大雪下了一天一夜,已长到膊了盖深的庄稼被大雪覆盖的严严实实,见不到一点绿色。如今酒坊买卖已做不下去的杨掌柜的看到这种情景,脑袋灵机一动想到,这场大雪,今年粮食肯定是绝收了,商机来了。于是,他和家人商量,今年绝收大多数人会连饭都吃不上,更别说有人喝酒了。咱们关了酒坊筹钱去朝阳大粮铺买粮,多屯点粮食,来年肯定会卖个好价钱,家人认为很有道理。说干就干,趁着大雪还没停他们迅速从亲戚朋友那酬到了一部分钱,再加上酒坊多年的积蓄,足够买近1000石粮了。杨掌柜一家不敢耽搁,雪还没停便和老大、老二三人骑着马连夜赶往朝阳。因积雪道路难行,第二天中午才到朝阳大街,他们找到的大粮铺。买了400石高粮,400石谷子。而后,爷儿三个就开始找马车队往家运粮。当第二天车辆备好后正准备装车回运时,掌柜的发现大雪已经融化了,田野里到处都是绿油油的庄稼,他便立即派老大回家打探灾情,结果家里的大雪同样一天多就化光了,这场大雪对当地的庄稼影响并不大,掌柜的一下子傻眼了,半天都没说出话来。没法,杨家只得找粮店老板低价退粮,在他们百般央求下,粮食算是退了,但算下来,除去雇车钱,粮食差价钱,还亲戚朋友的借款等,自己的钱全部打水漂了,算是血本无归,杨家真是屋漏又遭连天雨。就这样,红火一时的杨家烧锅,从此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神奇的老榆树自打被扒皮至死,它那光溜溜的躯干始终站立在平石砬沟的山梁上。直到60年代中期,宋家的少一辈,将这棵老榆树站杆卖给了离南大城不远的下河套(池家湾子村坤头火稍屯)一姓李的木匠家,被做成了数百个扬场用的木铣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