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选萃
老虎山伏击战
中国敖汉网 类别:文史选萃            阅读:5889      作者:青沟梁剑客      日期:2017/4/25

老虎山伏击战 作者 梁久学 1947年,敖汉地区的春天好像来的比较早。全旗人民沉浸在“大风暴”运动的兴奋之中,一些作恶多端的地主恶霸,被人民政权镇压,穷苦百姓扬眉吐气的日子终于来到了。分到土地和房屋的老百姓,开始谋划着怎么种好自己的地,怎么过好日子。在老百姓幸福喜悦的同时,设在新惠的新惠县支队的官兵们却非常的忙碌。他们担负着保卫新生政权和全旗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重任,时刻准备同国民党的反动势力和地方反动地主恶霸们进行殊死的斗争。 5月初的一天,县支队突然接到侦察报告,说是一队大约60多人的国民党中央军从金厂沟梁方向开了过来,他们要去建平县的叶柏寿,当天住在四家子街里。与此同时,建平县支队也派人送来情报,与新惠县支队约定在老虎山设伏,两县支队联手消灭这伙中央军。县支队领导立即研究部署作战方案,决定由刘志高支队长带队领兵,在老虎山西梁前设伏,与埋伏在老虎山西梁后的建平县支队相互配合,打一个漂亮的伏击战。老虎山位于敖汉旗与建平县的交界处,因坐落在老虎山河西岸的那座山像一只趴着的老虎而得名。西梁正是两县交界处,那时有一条官道弯弯曲曲的从沟底下通过,爬上西梁直通建平县,而老虎山更是去叶柏寿的必经之地。老虎山西梁两侧都是山坡,有许多鸡爪子沟,沟边沟沿的长着一些小老树,暮春的东北,大地刚刚有一些绿色,山上的山杨树叶刚长到铜钱大小,柳树的丝条有了绿色,沟沿上的山榆树已经鼓起了很大的芽包,再过几天就能放出榆树钱儿,阳坡上的草已经钻出地面,远远望去绿茵茵的。新惠县支队的指战员们,凌晨从新惠出发,急行军三个小时,于拂晓前部队进入设伏阵地,这时建平县支队的同志们也急行军赶到了。新惠县支队长刘志高与建平县支队副支队长郭宝喜迅速交换一下情况,沟通了战斗方案,决定以新惠县支队的枪声为信号。战士们很快就在梁前梁后的山坡上构筑了简易工事,一个个摩拳擦掌,只等敌人前来送死。再说从金厂沟梁方向过来的这支中央军部队,他们是国民党九十三军二十二师的一个连,在朝北县的金厂沟梁骚扰后,要去建平县的叶柏寿。虽然只有60多人,可是一路走来却咋咋呼呼的闹的动静很大。队不成形,兵不成伍,快一阵,慢一阵的走着。他们队伍里最显眼的就是抬着的那挺机枪,在阳光下放着刺眼的光。那些当兵的一到村庄,见到好吃的,抢了就走,有时还朝空中开几枪,生怕没人知道他们过来了,把沿途老百姓吓得连门都不敢出。从金厂沟梁到四家子60多里路,他们走了一天。天不太黑,就在四家子大车店住下了。第二天的黎明来到了,春末夏初的太阳从东面升起的时候,有一些暖意。在老虎山西梁我军的埋伏阵地上,支队长刘志高看了看天,估摸了一下时间,大概能有八点多钟了吧。转身对大家说:“敌人快要到了,同志们要沉住气,一定要集中火力,先压制住敌人。”他又大声对身旁的战士们说:“要设法先干掉他们的机枪。”“是!”刘志高拿起望远镜,向北面望了望,“来啦!准备战斗。”他虽然说得比较轻,但在阵地上显得那么沉稳有力,战士们迅速地子弹上膛,手榴弹开盖,做好了准备。这伙没紧没慢的中央军,像一帮游逛的散兵,沿着弯曲的大车道,从老虎山营子里,叫唤连天的走了出来。老虎山西营子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大沟,沟底下就是车道,去叶柏寿必须得从沟底下的车道爬上西梁,才能奔喀喇沁到叶柏寿,这条大梁虽然不算陡,但是步步上坡,从沟底到梁顶也得走好一阵子。我军躲开了离老百姓住所较近的西营子,在西梁顶上两侧的山坡设伏。敌人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他们咋也想不到这里有几十支黑洞洞的枪口正对准他们。一个好像是连长模样的人大声咋呼着“别他妈的磨蹭,快点走,前边不远就是喀喇沁,到那儿吃午饭,让你们好好灌一顿。”随着军官的吆喝声,队伍慢慢的爬上了西梁。敌人已经进入了我们的埋伏圈,刘志高大手一挥,高声喊:“打!”顿时山坡两侧枪声大作。敌人慌忙整理队伍,摘下斜背在身上的枪支仓促应战。还没等他们还击,就已经被击毙了几个人。那个军官大声吆喝着“快冲!快冲!我们中了八路的埋伏啦!”敌人仗着他们装备的优势,拼死顽抗,一窝蜂似得向前冲去,我军紧盯住不放,长短枪、手榴弹一起向敌阵打去。冲过西梁顶的敌军,一进入建平县支队的埋伏地,便迎头遭到一顿沉重的打击。由于两县支队埋伏地点距离太远,战线拉得过长,兵力配合不到位,最终没有彻底消灭这股敌军。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击毙敌人8人,打伤3人,俘虏13人,其余的都逃走了,缴获了轻机枪1挺,步冲枪若干支。建平县支队姜威、杨光、鲁秀春等6名战士光荣牺牲。虽然这场伏击战没有取得预想的战果,但是给敌人以很大的打击。原来盘踞在阎家杖子羊山上的国民党朝阳大队100多人,见势不妙,仓皇的逃回朝阳,从此国民党正规部队再也没跨过青沟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