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选萃
南 山 遭 遇 战
中国敖汉网 类别:文史选萃            阅读:3450      作者:青沟梁剑客      日期:2017/8/28

巍峨高耸的努鲁尔虎山,从河北省的七老图山开始,一路向东北奔腾而来,它像一条巨龙,在宇宙间辗转腾挪,气象万千,进行到敖汉与朝阳交界处,便耸起身驱,形成一道长长的、高高的、陡陡的分水岭,成为蒙辽两省区的界山,当地人们管这座山叫南大青山。就在敖汉旗的南大城附近,山脉突然向四外分叉出许多大大小小的山头,每一座山头下边就是一条山沟,这里七梁八沟,养育着蒙辽两地的老百姓。敖汉旗四家子镇的南大城村,村东南面有一个山沟,叫平石砬沟,这是一个典型的东北山沟,沟里面就是高耸的大青山。平石砬沟的东南梁有一个大山洼,叫做三道沟大洼,这个山洼虽然叫洼,但是却陡峭异常,山石林立,柴草横生,山泉水四季流淌,发出淙淙的悦耳声音。大洼靠近大山的一侧,突兀的出来一个山包,四壁悬崖峭立,山顶比较平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真有那么一股子兵家必争之战略要地的气象。就在这个地方,1946年的夏秋交替时节,发生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就是那场战斗,使这个地方成为敖汉旗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1945年,敖汉人民经过抗日战争血与火的洗礼,积极投身于人民解放斗争,建立了地方党组织和人民民主政权,壮大了人民军队。为内蒙古自治区革命运动的开展和土地改革奠定了基础,为夺取全国解放做出了贡献。中共热辽地委、热辽专署、热辽军分区先后移驻敖汉,敖汉地区成为解放辽西、蒙东的大本营。由于国民党军队还占据着南大青山南麓的朝阳地区,地主还乡团等反动土匪武装危害着大青山两侧的人民生命财产和地方革命政权。在南大城的三道沟大洼的平顶山上,驻扎着八路军一个营,他们在营长朱春生的带领下,山上修筑工事,搭起野战帐篷,以大山为屏障,严密监视着朝阳一带敌人的动向。平顶山分水岭南侧就是朝阳县的东五家子,以恶霸毕振良为首的国民党地方反动武装,就驻扎在那一带。毕振良是一个在当地出了名的二混子,脸上有些麻子,人送外号“毕大麻子”,也叫“蓖麻子”。由于他从小就吃喝嫖赌,恶习满身,又有点天不怕地不怕的邪性,当地国民党军队为了组织还乡团土匪武装,就相中了他,任命他为大团头子。他们公开向共产党、八路军叫板,叫嚷着“杀共党,捉八路,枪子专门打干部。”由于大山北侧的敖汉旗,共产党政权建立的比较早,毕振良匪徒接受国民党上层的指令,把破坏敖汉的各级人民政权作为他们的行动目标。但是由于在平顶山上驻扎着的八路军早已严阵以待,毕匪几次来犯都被打得抱头鼠窜。1946年的春季,田野里的庄稼刚刚破土出苗。毕振良带领着80多名匪兵绕道青沟梁,顺着四家子通往朝阳的大道,想直接袭击四家子区公所。他们刚刚走到马家店的营子外面,就被朱营长带领的八路军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这伙土匪怎么也没想到他们计划得那么周密,咋还让八路军知道了呢?只见大道两侧的沟道里,突然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十几颗手榴弹在敌群中炸开,顿时七八个匪徒横尸荒野,吓得毕振良胡乱打几枪骑上马就落荒而逃,只听得身后喊杀声震天,那次把毕振良吓得一泡尿全部撒在裤裆里,半个月没敢出门。到了1946年的农历七月,驻守在平顶山的朱营长突然接到上级的命令,命令所部立即向建平县的朱碌科转移,这里的驻防任务由某部步兵三连和骑兵一连接替。接到命令后,朱营长迅速做了部署,命令部队静悄悄的转移,不能暴露目标,战士们集合后,队伍就悄悄的出发了。接防的部队这时正在行军路上风驰电掣的向这里赶来。东五十家子的匪首毕振良得到了这个情报。毕大麻子乐得简直快要上天了,他把匪徒们召集起来,端着一个盛满酒的大海碗,一只脚踏在碾台上,脸上的麻子坑似乎都涨起来了。清了清嗓子,干咳了一声,顿时全场静了下来,他嚷道:“弟兄们,刚刚得到情报,山北边的八路要换防,趁他们接防的队伍还没来到,咱们马上出发以最快的速度占领八路的山头阵地,给新来的八路一个狠狠的打击,出一出憋在心里的窝囊气!他妈的,这一回,咱就让这些八路哪来的滚回哪里去,这里是咱爷们的天下。”说着他把碗里的酒一仰脖喝了下去,啪的一下将酒碗摔碎在地。右手挥舞着手枪,“弟兄们出发,给我快些占领平顶山,到时候重重有赏!”再说某部三连和骑兵一连接到立即驻防平顶山的命令后,分别在连长的带领下,以急行军的速度离开原驻地,向南大城的平顶山集结。步兵三连全连指战员一路小跑似的到达南大城的时候,就远远地看见东南方向的平顶山冒起了浓烟,还不时的传来零星的枪声。连长立即派出侦查员,迅速了解情况。当地民兵跑过来报告说:“平顶山已经被毕振良的大团占领了。”听到这个情况,三连长马上调整战斗部署,一是派出联络员与骑兵一连取得联系;二是命令部队分成三路向平顶山攻击,想办法夺回平顶山。三连战士们在连长的指挥下,向平顶山进攻。这时毕匪在平顶山上烧完野战帐篷,摧毁山头工事后,就分出一部分人马向山下的八路军冲杀过来。在平石砬沟的南山,八路军三连与敌人遭遇,一场遭遇战打开了。敌人依仗着居高临下,地形熟悉,集中火力向三连发起突袭。我八路军初来乍到,地理生疏,也不知道敌人的兵力情况,只好仓促应战。三连长命令部队,立即寻找有利地形,隐蔽自己,集中火力消灭敌人。在平石砬沟南山这个狭长的地方,枪声、手榴弹爆炸声、喊杀声震耳欲聋。这时,我军骑兵一连接到消息后,也飞马赶到,但是山地陡峭,柴草密实,战马发挥不了威力,只好与步兵一起同敌人展开阵地战。激烈的战斗打了两个多小时,我军终因寡不敌众,在敌人的腹背夹击下,战斗失利,步兵和骑兵都被打散,有13名战士长眠在南大青山下。就在毕振良匪徒们洋洋得意的时候,过了几天,八路军一支大部队从南大城地区经过时,发起了对毕匪的猛烈攻击,直捣毕振良的老巢,不仅收复了平顶山,而且还摧毁了毕振良在东五家子经营多年的匪窟,吓得毕振良像惊弓之鸟藏在南大青山里。为了捉住恶匪毕振良,八路军在当地农会的配合下,展开了大规模的搜山,在三道沟大洼里的一片榛柴丛中,活捉了浑身筛糠的毕振良。正义的枪声响起 ,这个恶贯满盈的匪首,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从此大青山两侧的人民开始了安定的生活。为了纪念在平顶山遭遇战中牺牲的13名烈士,当地政府在平石砬沟南山修建了烈士墓,并把这个地方命名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