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接网站


中央部委、地方政府信息公开链接



索引号: 主题分类: 工作调研
发布机构: 督查调研 发布时间: 2017/5/17
文号: 公开时限: 定期公开
公开类型: 主动公开

我旗龙头企业与农牧民利益联结情况调研

来源:   点击次数:3793

内容概括

正文

 


 


2014年以来,为贯彻落实自治区、赤峰市关于建立完善龙头企业与农牧民利益联结机制的有关要求,我旗结合农牧业结构调整和供给侧改革、扶贫攻坚等工作,龙头企业与农牧民从单一的供收合同关系,发展到多种形式的有机利益联结,这些利益联结机制不但促进了龙头企业的壮大发展,还提高了农牧民的组织化程度,帮助农牧民增收致富。总的来说,农企合作,实现了共赢,实现了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的协调统一,推动了我旗现代农牧业建设进程。


一、龙头企业与农牧户利益联结基本情况


全旗共有14家农牧业龙头企业参与了龙头企业与农牧民利益联结机制建设工作,其中中敖食品有限公司、金沟农业、阜信源公司等三家公司确立为旗主要领导的联系企业。14家龙头企业共与7837个农牧户、小区、合作社签订了利益联结协议,协议订单肉牛、肉羊、肉驴、生猪、蛋鸡、肉鹅等748万头只羽,其中肉牛3.5万头、肉羊41万只、肉驴8.3万头、生猪41.2万头、蛋鸡354万只、肉鹅300万羽,分别占全旗养殖总量的23%27.3%31.9%28.4%25.3%90%;协议订单有机杂粮种植48475亩,年产优质杂粮1360余吨。


二、龙头企业与农牧民利益联结主要表现形式


(一)契约型联结模式。企业与农户双方协商,签订规范的经济合同,双方明确各自的权利和义务,建立相对应的购销关系。这种方式从表面上看,具有广泛的适应性,农户经营的不确定性因素相对减少,能有效地调动农民发展优质农产品生产的积极性,能较好地保护企业和农民的利益,但在实践中,随意性和非规范性特点比较突出,缺乏法律对双方的有效监督。如市场价格波动,企业在按照合同收购时出现亏损情况,或突遇自然灾害,农民颗粒无收,无法完成订单,容易出现双方的违约行为,造成企农纠纷。


(二)合作制联结模式。农户通过组建合作社、行业协会或其他合作组织,以团体的形式参与农牧业产业化经营,从而达到实现自身利益、提高谈判地位、增强市场影响力的目的。这种机制有利于农户和企业关系的沟通和协调,是今后发展的主要方向。在农牧业产业化发展中,行业协会或农场作为一种更高层次的中介,可以有效协调龙头企业、农户在生产、经营、销售过程中发生的各种利益冲突,提高农户适应市场能力,分摊市场风险和生产成本;可以代表农户与政府、企业对话,在沟通政府与农户、政府与企业、农户与企业的关系中起着桥梁纽带作用。如内蒙古金沟农业有限公司坚持产业兴农理念,牵头成立合作社,通过“公司+合作社+基地+农户”模式,将农户土地流转到公司名下,每年年初付给农户土地租金,由公司统一购买农业资料、统一组织耕种、统一提供信息及技术咨询等服务;基地农户在公司指导下,按公司要求进行耕种,并完成田间管理等工作。农户除获取土地租金收入外,还可以为公司打工,获得劳务收入,形成了“合作共赢、利益均沾”的利益共同体。


(三)股份制型联结模式。农户以土地、资金等生产要素向企业入股,由纯粹的农业生产者变为投资者,使农户与企业组成真正的利益共同体,同时享受每个环节的利润分配。如金厂沟梁镇段木梁、石匠沟、上长皋、官营子、设力虎村5个村将三到项目资金267.5万元分别注入到敖汉旗军国养驴农民合作社、敖汉旗海翔杂粮种植农民合作社、敖汉旗程翔林果种植农民合作社以及敖汉旗老三畜禽养殖农民合作社等这4个合作社之中,通过入股分红的形式共惠及贫困户637户、1091人。仅敖汉旗军国养驴农民合作社对入股贫困户发放分红资金66240元,人均受益资金246元。


三、存在的问题


    龙头企业与农户在产业化经营中共同创造的各种利益联结模式,较好地解决了市场和农民对接的问题。这其中企业有收益,农民得实惠,合作社也在服务中得到了发展,有力地推动了农牧业和农村经济结构调整,为农牧业增效、农牧民增收、农村繁荣做出了积极贡献。但同时也要认识到这些模式在运行过程中还存在许多问题。


(一)龙头企业规模有待提高。旗县级农牧业龙头企业投资规模有限,部分企业在抵御市场风险、带动辐射等方面实力仍有待提高,在实际生产运作中往往出现流动资金不足现象,在运行中往往忽视农户的利益,其联结也是较松散的。农牧业产业发展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而企业自身资金投入能力有限,很难达到持续发展目的。绝大多数企业只是从事农产品初级加工,与农户还没有形成稳定的利益联结机制。


    (二)诚信意识不强导致履约率偏低。在企业与农牧民利益联结中,虽然有合同、契约、担保人等相关手续,但是单方面毁约情况时有发生,部分企业与农牧民诚信意识不强,加之双方都有追求利益最大化,导致交易关系不稳定,合同约定形同虚设,农牧民与企业毁约受挫现象屡屡发生,极大地制约了紧密利益关系的形成。


(三)企业和农牧民难以获得融资和贷款支持。农牧业经营主体的经营范围涉及种植、养殖、农副产品收购加工等涉农领域,受自然灾害影响较大、风险较高,贷款风险较大。当前农村抵押物交易、流转体系滞后,并缺乏规范的价值评估和登记制度,由于农村财产可做合法担保物的很少,如集体土地抵押受限,私人房屋抵押难以实施,农产品抵押难以达到防范风险要求。同时,能够作为担保的物品和权证,如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林权等形式抵押尚未完全推开,造成部分农业生产经营主体因缺乏有效抵押品难以获得贷款。    


(四)品种改良和科技推广投入不足。品种改良和科技推广是实现养殖业生产优质产品和提高养殖效益的重要保障,而目前在品种改良和科技推广方面的人力、物力投入不足,导致科技转化率低下。


(五)信息体系建设和产品质量可追溯体系建设投入不足。农牧业生产加工销售已进入信息化时代,由于投入不足,企业在的信息网络建设严重滞后,获得市场、技术信息的渠道不够及时、畅通,影响了农牧业的效益;产品质量可追溯体系是农牧业生产优质安全产品的有效监管体系,其监管范围和工作量较大,由于投入较少,目前农畜产品质量可追溯体系建设现状,很难达到对农畜产品的监管目标。


四、对今后建议


    (一)支持龙头企业做大做强。积极争取上级资金和政策扶持,整合利用支农资金,支持龙头企业发展,鼓励企业投入资金进行技术改造,升级生产设备,根据企业实际需要,及时调整补贴范围,及时发放补助资金,保证农牧业产业化企业做大做强的资金需求,在国家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尽量向龙头企业提供税收和利率优惠,按照全旗农牧业产业化发展方向,对东阿阿胶集团、内蒙古金沟农业有限公司、内蒙古沙漠之花生态产业科技有限公司等龙头企业加大扶持力度,帮助其健康发展并做大做强,使这些企业成为成长型、科技型骨干企业,成为名副其实的领军企业,带动行业产业快速发展。


    (二)加快构建经营主体诚信体系。建立企业信用信息公示平台,开展龙头企业信用等级评定管理工作。将龙头企业与农牧民利益联结情况作为企业信用评定的重要内容。引导企业建立龙头企业行业自律公约,开展诚信建设和承诺活动。逐步建立合作社、家庭农牧场、种养大户和农牧民等生产经营主体的诚信体系、建立诚信档案。严格执行《内蒙古自治区社会法人失信惩戒办法》有关规定,对失信主体不再给予项目扶持、信贷担保等服务。


    (三)拓宽龙头企业和农牧民融资渠道。金融机构要针对全旗农牧业生产资金季节性需求较大的特点,创新抵押模式和金融产品,扩大可循环使用信用额度、季节性收购贷款,实行灵活的贷款期限,解决企业和农牧民融资难的问题。推广土地草牧场承包经营权、林权、商标权、知识产权、股权以及农牧业设施、动物活体抵押贷款。积极推动对新型农牧业经营主体贷款的风险奖补政策,切实降低新型农牧业经营主体融资成本,鼓励有条件的政府出资设立融资性担保公司或现有融资性担保公司中拿出专项额度,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提供贷款担保服务。金融机构也要加强与办理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担保业务的担保机构合作,适当扩大保证金的放大倍数,推广“贷款+保险”的融资模式,满足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资金需求。


(四)加强新品种引进和品种改良力度。新品种引进和品种改良工作需要资金、人力投入较大,养殖户或企业难以实现大面积引进和改良,建议设立专项资金扶持品种引进和改良工作,达到农牧业生产优质产品、加工企业提升产品品质的目标。加大科技投入力度,培养专业人才,多方吸取经验,围绕科学化饲养和标准化生产,推广标准化生产场(区)设计、生产工艺、饲养技术、疫病防治技术、环境控制技术和粪污无害化处理技术,提升畜牧业的科技含量。


(五)加大对信息体系和产品质量可追溯体系建设的投入力度。当前“互联网+”时代已经来临,“互联网+现代农业”可有效提高农牧业产品的流通速度,龙头企业要信息网络建设,及时掌握市场信息,通过网络将自己的产品销售出去,提升农牧业的生产效益;建立产品质量可追溯体系,真正做到“正向可追踪,反向可追溯”,监管辖区内的大部分农畜产品规模、运输、销售、仓储等各个环节,确保产品质量安全可靠。 


(课题责任人:马宏飞)